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从保护动物到暴殄天物《飘逝的枯叶》——一三五 【原创】  

2017-06-19 21:51:04|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7

从保护动物到暴殄天物


在我的记忆中,近在30年前,我家乡一带的农民和动物的关系是比较和谐的,远不像现在一样,一个个都放开肚皮饕餮一切动物,搞得到处是自然保护区。

我的家乡位于太行山东南部的上党地区,那里虽不算富裕,但自古一般还能得以温饱。在最近的战争年代,曾养育过八路军总部及129师、抗日新军决死纵队的几十万将士,是刘邓大军南下的出发地。

从我记事起,乡亲们吃的粮食是玉米、小米、小麦等,蔬菜是北瓜、南瓜、豆荚、土豆等,肉类在1980年前似乎只有一种——逢过年、结婚、发丧、过生日满月等日子才吃的猪肉。只要一说吃肉,不必解释也都知道是吃猪肉——农民不知道还有别的肉能吃。记得我五六岁时,我家街门口对面的庄稼地里,经常飞过野鸡、石鸡,跑过兔子、狐狸和狼等动物。孩子们追着野兔玩,没人想到要吃他们。家里的鸡老了,不能再下蛋了,我奶奶就会抱着老鸡放到岔路口让鸡自己蹒跚而去。我问奶奶:“奶奶,你让鸡去哪里呀?”奶奶说:“走到哪算哪吧!”我后来知道,其实走不了多远就会被狼、狐狸或黄鼠狼吃掉。

1958年,爸爸所在机关组织干部、家属去城外参观一座水库,中午水库招待吃一顿饭,上的菜里有该水库养的鱼。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吃鱼,当时的感觉远远不如猪肉好吃,还得往出挑刺,真麻烦!尽管当时的鱼很新鲜,没有一点点污染。

1960年,位于城郊的一座大水库决堤了,水库里的鱼随着洪水漂到了我们这座城市的大街上。满街都游动着丝毫没有污染的肥肥的鲢鱼和鲤鱼。但当时饿得面黄肌瘦的人们宁可把城里广场周边的树皮都剥光吃尽,也极少有人捉这免费鱼吃。我费了好大劲捉到一条,拿回家让妈妈做来吃,妈妈说:“这哪里能吃?快放了吧!”我知道能吃,但我不会做,只好拿出去放到公园的水池里了。

1960年到1966年,我上中学,吃住都在学校。六年间,仅仅吃过大概加起来也不到3斤的猪肉——每星期能吃到两三小片肥肉,鸡蛋好像从来没吃过。后来长成一个壮小伙子后,自己常常感到奇怪:“我吃得那么不好,为什么竟长得如此五大三粗,还十分健壮呢?”再后,就此问过京都一位权威医生,老专家答:“要知道,你那时吃的可都是绿色食品啊!”

1967年,我到农村插队。吃得非常差,一年到头基本吃不到肉和蛋。固然一般老百姓家几乎都喂着一两头猪,但那些土猪长得非常慢,喂整整一年只能长到100斤左右。就这,老百姓也舍不得宰了自己吃,而是要拿到集市上去卖钱,然后把钱攒起来给儿子娶媳妇。1968年,我伯父伯母买了四个小猪仔,伯父伯母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侍候着,从自己嘴里抠下粮食来喂小猪,我也经常用剩饭喂他们。好不容易喂了一年长大了,伯父竟全拉到自由市场卖了,过年我们一家连一块肉也没吃上。

1968年,我被招工到位于太行山深处的一家三线工厂当工人。一年后,中苏交恶,发生了珍宝岛边界战事。据上面文件和报纸上说,我们和苏修“社会帝国主义”随时有爆发大战的可能,毛主席号召“到三线去”,“备战备荒为人民”,于是本来就在大山里的我们厂也开始挖地道,准备与“老毛子”打地道战。挖地道这活很重,每天累得我们精疲力竭。可是当时厂里食堂的伙食油水很少,肉、蛋基本见不到。于是,我们几个从城里来的小青年就去周围农村买鸡吃。农民说:“鸡还要钱?鸡哪能吃?你们要吃,就把那只不下蛋的老母鸡抱走吧!”所以,我们隔一段就会到村里找农民要一只鸡拿回宿舍煮着吃。

白吃了不到一年,村里的农民也知道鸡能吃了,于是就不再白给我们了,开始要钱,一只鸡五毛钱,但他们自己仍然不吃。读者看了,可能会以为太便宜了!其实,也不算便宜,要知道我们那时的月工资才30元,买一只鸡要花去月薪的六十分之一啊!

后来,厂长偶尔看到我写的字好,派我给一位北京总局来的姓兰的老工程师当助手。这位老工程师别无嗜好,就是爱喝酒。但食堂伙食差,他经常是就着几块土豆片喝着劣质暑干酒。我看不下去,问他:“兰工,你怎么能就着土豆喝酒呢?”这位书呆子一怔,反问我:“食堂就这菜啊,你说怎么办?”我说:“去河里摸鱼,去村里偷鸡,到处都是肉!”兰工听我说附近的漳河里有鱼,村里的鸡当地人不吃,就对我说:“河里的鱼你可以去捞,千万别偷鸡,就按1块钱一只买吧,农民养鸡不容易。”后来,我每个礼拜天去附近的漳河里给兰工摸两三条小鱼,再花六毛钱去村里给他买一只鸡。农民都抢着卖给我,因为我多出一毛钱呢!兰工高兴得边喝酒边夸我,还地对厂长说我是个最称职的助手。在那家工厂工作的10年间,我们建立了父子般的感情,他回北京后我经常去看他,他来山西也会专程来看我。可惜,兰工1995年去世了,我至今还很伤心。

1977年恢复高考,我考上大学,离开了那家工厂。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3年后任校办公室主任。校办主任管些乱七八糟的杂事,有点像是不管部长,招待校内外有关人员吃喝就属校办主任管的事。1984年我任校办主任一年,招待大前门香烟4盒,价值14.4元,招待上级领导和市里各种检查团吃饭共400多元。年终我向校长汇报,校长嫌多,说:“以后上面来人你一个人出面接待一下就行了,我们就都不去陪了。”1994年,我自己出任某重点中学校长,一年招待各方面检查团用去公款1200多元,我心疼得不行,对后勤副校长说:“以后这些事你一个人出面就行了,我不参加了。”其实在那年月,一顿饭也不过几十元,最多一二百元,大鱼大肉少见,生猛海鲜没有。可见当时的中国人用公款吃动物还是很少的。

我的印象,主要是进入21世纪后,公款吃喝在短时间内极度膨胀起来,我所在的大学的公款吃喝从一年四五万猛涨到100多万,近几年来更是一顿饭就涨到一万余元。就这还是最最穷酸的学校,各级党政领导部门就更是令人瞠目结舌了!我参加过几次地方政府接待中央省级大员的会议,短短几天就花费几百万元。几乎顿顿都是海参鱿鱼、生猛海鲜、茅台五粮液、高档香烟……全国公款吃喝据说已达3000多亿了。再加上私款吃喝,最少也上万亿了。想想可怕,如果国人都放开肚皮吃动物,960万平方公里上有多少动物可供这密密麻麻的十几亿人吃呢?所以,假冒鸡蛋、注水猪肉、激素鱼也难怪产生啊!

仅就野鸡来说,我家乡一带的大山里、田野里,30年前常常见有野鸡不时从行人得眼前“呱呱”飞过。后来,北京、太原等大城市来了许多商人,专门在县城设立了“野鸡收购点”,5块钱收购一只,他们拉到北京-------以80元一只的价格卖出,到了餐桌上就变成200元一只了。

神州大地的各种动物,就这样被这些鬣狗一样的“人”吃掉了……

这种饕餮一切动物的风气败坏了社会风气不说,仅仅就涂炭生灵一点来说,也太造孽!难怪人家禽类来点报复,整出几次禽流感来!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