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汶川地震三思——《飘逝的枯叶》八十六 【原创】  

2017-04-07 21:07:47|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5月

汶川地震三思

      与1976年7月28日一样,2008年5月12日成了经历过这两次大地震的中国人永生难忘的日子。
      汶川地震发生时,远在山西的我明显感觉到了震感,其后一小时,接到了绵阳友人的短信:“绵阳附近的汶川发生了地震”。当时我想,一定是这个我并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不亚于唐山地震的大地震了,不然远隔万水千山的太行山不会有震感。我暗暗吃惊:恐怕至少有五万以上同胞要遇难了!紧接着,一场场十万火急的大救援,一个个被废墟埋葬的鲜活生命,一天天连续24小时的直播,纷至沓来,我也一直将悲恸定格在“北纬30°45?~31°43?,东经102°51?~103°44?”的坐标交叉点上;泪眼不断穿行在参差错落、水雾朦胧的巴山蜀水之间;思维连续飘忽于天府之国的碧落黄泉上下;偶尔也瞥几眼时下已显得微不足道的哲学、文学,试图发挥一点书生的特长,从中寻找一些理性答案,竭力从层层大脑皱褶中抽出几丝思绪,总算含悲从涟涟泪水中捞出三片残叶,断断续续敲下了这几段文字,算作沧海一粟的小我对生我养我的国家民族尽了一点匹夫之责。
 
生与死
 
      生命,对人只有一次;死亡,是人的最终结局。既仅一次,就应珍惜;既是终结,就该看重。世上无论何种哲学、宗教,其实都有珍惜生命的一面。但在科学已相当发达的今天,“必然王国”依然在相当程度上控制着地球和所有生存于其间的生物;人类纵然号称“高级动物”、“万物灵长”,也依然不能独立决定自身的命运。古人云“生死有命”,如果把“命”解释为自然规律,那么古人这话就并无唯心主义之嫌,反倒可看出古人对待生死问题的豁达与坦然。我国的历代先贤——孔子、老子、庄子、孟子、朱熹、“二陈”、王阳明等,也都是以豁达与坦然来启示人们摆脱死亡的精神束缚的。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菜米油盐,是人“生”的常态,因而生一般显得持久而微不足道;得病而逝、偶然事故、灾害凶杀、战死沙场是人“死”的常态,所以死一般显得突兀而重大。人人都想生得持久而欢乐,个个都盼死得来迟而速去,但无论何人——不管是皇帝富豪还是草民乞丐,谁也无法回避死亡——死亡是世上最公平的秤,死亡是人间最平等的权。古人所谓“人百其身”只不过是一种情感表诉而已。但人死的方式、价值,却多有不同:有的如秋叶落地,无声无息,默默无闻地长卧于黄土之下;有的如陨石坠地,轰然作响,给众人甚至国家带来震撼余波。那么,在同一瞬间,当死亡突然降临到一个广阔地区的数万人头上时,该如何承受呢?
      自从有了信息快捷繁杂的小报和互联网后,常能听到看见一些令人发出“世风日下”悲叹的现象:常见光天化日之下径取良善性命者,常听遇暴行装聋作哑溜之大吉者、常有见溺水不救反要挟索取钱财者,常碰尸位素餐千方百计贪赃枉法者……每当听到和看见此类丑闻恶行时,我高昂的头颅低垂了,我奔腾的热血变凉了,我滔滔的话语结巴了,仿佛觉得人类返回了兽尾犹存的蒙昧时代。古人的经典死亡价值观念似乎已远离国人而去了:李清照吟:“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辛弃疾唱:“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文天祥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还有“匈奴未灭,何以家为?”、“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我忧患,我悲哀:是异化之必然还是人性在退化?
      汶川地震,地动山摇,海内全球都看见了悲惨的画面,都听到了痛苦的哀声。那些现场的脱险者,惊恐地哭诉着由地而起的群体死亡。仅仅几个日日夜夜,无数濒临死亡、拯救死亡、己死他生的可泣可歌可敬场面,让我和与我同样常怀忧患之心的人得救了,解脱了!
      三岁孩童在母亲永不变型的雕塑式庇护中活下来了!女民警用自己的乳汁接通了十几个陌生婴儿的生命甬道!“90后”战士阎情勇强忍三天腹痛背负村民攀山脱险直至昏倒!无数干部、战士顾不得寻找亲人投身到抢救素不相识灾民的战斗中!许多教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让自己“死”、让学生“生”的人道之路……一个个普通人,在生死关头前赴后继地写下了一个个端端正正的“人”字!
      人世间,再没有比生命更宝贵的了——这是人人皆知的真理。但我想:一个人活着,若心中只有自己没有他人,则无异于禽兽;若还牵挂着亲朋好友,则可谓俗世凡人;若甘愿为真理为正义为普世价值献出自己的生命换取大众的复活,那么,不管官大官小、钱多钱少、贡献大小,他都是一个高尚的人、伟大的人!在汶川大地震中,一批批普通中国人破废墟而出、拔瓦砾而起、穿飞石而过,为他人之生而死,为大众之活而逝,真正是演奏了一曲荡气回肠的人性交响乐,真正是讲解了一堂思维严密的人生哲学课。

人与天 

      两周来,《蜀道难》中奇险的意境不时在我的脑际环绕:“飞湍瀑流争喧豗,砅崖转石万壑雷”,“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但这次汶川地震死的不止是壮士,而是六七万婴儿儿童、少男少女、青壮老幼……蜀道不是“相钩连”,而是“地崩山摧众生埋,然后天梯石栈仍阻绝”!
      “8.0”——比唐山大地震还高出0.2的“8.0”发出了三个信息:一是地震了,二是破坏巨大,三是人类目前还无法准确预报地震,只能测定震级。这就使我想起了一个古老命题——“人与天”的关系。如今已年逾古稀、花甲的老人都能记得,仅仅是在四五十年前的“大跃进”、“农业学大寨”年代,“人定胜天”这个从前一般人并不大知道的成语竟成了当时国人藐视大自然的不二法门,竟普及为成群结队高呼着向大地进攻、向“玉皇龙王”开战的战斗口号。还有人考证出,这金科玉律出自中国古代“唯物主义哲学家”荀子的《天论》。
      孰不知,荀子作《天论》是实,但主张“人一定可以战胜天”却是虚。荀子曰:“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其实这句话是说:“自然运变是有一定之规的。这一定之规并不会因为尧施行了德治就存在,也不会因为桀施行了恶政就毁灭。对人而言,大自然无所谓好坏,用德治应对,就会吉;用恶行应对,就会凶”。这才是《天论》的主旨。在中国思想史上,无论儒家还是道家,他们的学说都是由天及人的。《周易》载:“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老子曰:“希言自然……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古代不少哲人认为,自然是主位,是人类的依靠,治人者应遵循“有常之天”使国家有规律地发展;切不可倒过来“倍道而妄行”,不然,“则天不能使之吉。”荀子还强调:“故明于天人之分,则可谓至人矣。”,这是说,认识到大自然和人的区别,就可以说是最高明的人。老子、孔子、庄子、荀子等不愧为哲人,他们思想睿智、目光高远,都主张以人道适应天道。我想,“人定胜天”之“定”应理解为“节制”,“胜”应解释为“胜过”,“天”则是无所谓好坏的“有常之天”。可悲可叹的是,古往今来不少大小人物把“人定胜天”曲解成“人一定能够战胜大自然”了。失之毫厘,顺其曲解,广而推之,则差之千里:于是就有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又有了“铁镢头,二斤半,一挖挖到水晶殿,龙王见了直打颤,就作揖,就许愿,‘缴水缴水,我照办!’”,还有了“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等目无大自然的狂言妄语。君不见,20世纪五六七十年代一度兴起的对大自然的无节制索取遭致的自然法庭的惩罚至今犹历历在目:山河百孔千疮,生态多遭毁坏,大漠沙尘南下,澄碧长江近似黄河……不能不说,“人一定可以战胜天”的解释实在是荒谬啊!
      美国的龙卷风,印尼的海啸,中国的雪灾,缅甸的风暴,还有这次汶川大地震,它们之间有没有一点联系呢?我们生存于其间的宇宙、地球,天上、地表、地下是不是一个系统呢?源于地依于天的人类,在无知逆天而行后能不能战胜于天呢?我想,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人不能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地“战天斗地”!滚滚沙尘、涛涛洪水、波波地震,已警告人类:你们的狂躁之心应该冷静下来了!人类只能认识自然,顺应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肆意虐待自然、糟蹋自然,只能落个以卵击石的悲剧性结局。 

国与家
 
      许多人在思考:2008年是怎么啦?雪灾、“藏独”、奥运火炬遭抢、火车出轨相撞……还没醒过神来——地震!地震!!数十年难一遇的大地震!!!
      几乎是在感觉到汶川地震的同时,我就想到了唐山大地震——一座大型工业城市的倒塌、24万同胞的殒命,还想到当时人们不知道地震详情、只知道要下定决心、自力更生、拒绝外援,又联想到了钱钢的报告文学画出的一个个大大的“?”。又不禁想到:在这次更大震级的地震中,我们的政府会以怎样的速度、力度、透明度把同胞救出来呢?正在小康的枕上做着更为富足梦的人民会以什么精神来应对这场巨大灾难呢?
      十几天来,我看到了答案:中国已不是32年前的中国,人民已不是32年前的人民!
      温家宝总理亲临灾区时,曾在北川中学高三一班的黑板上写了四个大字:“多难兴邦”。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几乎在地震的同时,中国政府就以第一速度作出全国大救灾的决定;短短几个小时后,政府总理就出现在震区,子弟兵就飞抵灾区,全球的每个角落就都知道了汶川大地震。数百万生灵在呼救!举国同胞在救援!世界各地在救援!不屈的民族,果断的指挥,透亮的新闻,前所未有的速度,令人惊叹的力度,使四川瞬间集聚为生命的焦点、时间的定格、人道的闪光点!在中华民族的救灾史上,有过如此迅疾的速度、有过如此巨大的力度、有过如此敞亮的透明度吗?中外惊叹:政治成熟的大国!经济起飞的中国!以民为本的人道!主席激动人心的鼓劲,总理催人泪下的问候,各级官员的火线救灾,十万雄师的入蜀救民,汶川县委领导在地震发生之时就站到了百姓面前……我一次次热泪横流——国以民为本!
      映秀镇小学校长谭国强的妻子被埋在距学校附近的住宅楼里无法救出,但他连续三天三夜坚持在学校救学生;一位县民政局局长,自家15人在地震中丧生(包括他16岁的独子),但仍坚持在第一线;一位女民警,10个亲人丧生了,她含悲救人,数次晕倒不离岗;还有许许多多无名普通人为援救他人而放弃了自家利益甚至献出生命……尤其令我惊叹不已的是那个毫不畏惧地从废墟中救出两个儿童又领他们冒着频频余震、如雨滚石步行数十里蹒跚到安全地带的、胖乎乎的小男孩——要知道,他才九岁呀!上海一位61岁退休教师,平时舍不得打车下馆子,前几天为了帮助灾区孩子建造一所地震震不倒的希望小学,她捐出了一套市值450万的商品房!我一次次惊叹人性的美丽——民以国为本!
      我不否认人性的善恶相杂,也知道趁火打劫的“恶”行在灾区也不时露头,但“恶”的小溪很快就被“善”的洪流淹没了!
      这就是多难兴邦的中国人!这就是坚忍不拔的中华民族!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中国人从来都是百折不挠的!中华民族从来都是顶天立地的!“5·12”以来,中华民族在创造新的奇迹,在书写我们这个多灾多难而又坚强不屈的伟大民族的新的历史。短短十几天,我国各级政府已投入救灾资金244.17亿元,国内外已捐赠款物399.24亿元——绝大多数来自海内外炎黄子孙!中华民族可以融化大江南北的暴雪坚冰,中华民族可以在七大洲护卫奥运圣火,中华民族还可以在余震不断的崇山峻岭、长江大河间播下不息的民族精魂——一颗颗跳动不息的中华魂的种子! 

吟诗一首献给我们伟大的民族:

大地在震动
江河在呼啸
地动山摇中
屹立着一群面色黝黑的人
地火在燃烧
湖泊在沸腾
电闪雷鸣中
他们的面色更红更亮了
筋肉暴突
挥动双臂
跋涉攀登
他们的精神更坚毅了
 
风暴呜咽
地火熄灭
江河安静
地震黯然
一尊尊山一样的雕像
脚下——还是碧绿肥沃的地
头顶——还是蔚蓝明亮的天

                                                                                      ——2008年5月29日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