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惯性——《飘逝的枯叶》之八十二 【原创  

2017-04-05 18:41:29|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11                                                             

                                  惯性

 

        200511的一个夜晚,我和妻子从西单坐公交车返回在北大中关园临时的居室,与我俩邻座的是几个知识分子模样的老头老太。妻子向来比较敬仰有学问的老知识分子,因为这趟车主要是路过清华、北大两所著名高校,她就低声对我说:这几个老人肯定是清华的教授。我一看也像,因为据我俩的经验看:一、从他们五六个人相跟着一起上车却说话很低声,动作文质彬彬的样子,可以肯定他们是职业知识分子;二、曾他们衣着朴素但却很整洁干净和彬彬有礼的神态看,肯定不是文科教师,而是从事理科研究的。因为有点成就和名声的文科教授,多数隐隐有点傲气。说实话,我们的判断一向还是比较准的

        车开出两站后,其中一个身材高大、面色清癯的老先生见又上来一个年纪更老的婆婆,马上很有礼貌地站起来让座,自己则站到了我俩的旁边。我俩顿时脸红了,因为我俩那年都才五十多岁,人家最少也有七十岁了。我妻子忙站起来让他坐。他很礼貌地婉言推辞说:谢谢,我站惯了,自己也想站一会儿。我妻子就顺口问道:您是清华的吧?老先生很文雅地答:是的。妻又问:搞什么研究的?答:光学。妻:是教授吧?老先生点点头并补充说:退休了,我们几个都退休了。听到这里,我插了一句:像你们这样的老专家,国家很缺少,还不延聘?老先生答:那是前些年的事,现在年轻人多得很,出国回来的博士都安排不了。我六十岁那年就退休了。我又问:老先生哪里人?答:上海。我:上海比这里好多了,你在北方住不惯吧?答:我来北京40多年了,已经习惯北京的气候了,回上海反而不习惯了。仅仅常下雨、潮气我就受不了,整天阴雨连绵很难受的。他沉思了一会儿又说:什么事都有个惯性。习惯干燥了就不习惯潮湿了;习惯前几年的阶级斗争了,就不习惯现在一点斗争也没了;习惯物价多年固定不变了,就不习惯现在物价经常变了;习惯国家什么都包下来了,就不习惯现在的处处都得靠自己观察努力了。这番话倒真像个学者。接着他又说:你看,这几年人们一门心思奔钱,许多官员大肆贪腐,其实他们也知道光有钱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就是因为惯性收不住脚步。

      听到这里时,我心里顿时一亮:对!许多问题的确有个惯性问题!特别是在我们中国,人们习惯于按老一套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习惯于按老祖宗的法办事,习惯于不管对错按上级文件要求和按官员的命令办事,习惯于按大多数陈陈相因的老程式办事,习惯于明知不对也要服从上级的旨意......结果许多事情老是办不好。改革开放说说可以,真要搞好改革开放,对因循守旧、背负着4000年历史因袭重担的中华民族来说那可真是难上加难、难于上青天!辛亥革命至今马上就100周年了,可人们还是习惯于专制,不习惯民主;甚至许多知识分子在理论上都搞不清楚到底是民主好还是专制好。前几天还见有人在报上公然发表文章,鼓吹民主不适宜于中国的观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快一百多年了,还像袁世凯一样说民主不适宜中国,看看惯性厉害不厉害?

      一会儿,车到蓝旗营,老先生和我俩打了个招呼,和几位老年同伴一起下车了。我们虽仅仅交谈了这么几句话,但老先生的惯性论却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至今言犹在耳。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