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关于让座——《飘逝的枯叶》一0一 【原创】  

2017-04-18 10:21:04|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让座


        记得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坐公共汽车给老年人让座根本不是问题,只要有老年人上车,车上许多坐着的乘客就会纷纷站起来争着让座。

       说起来今天的读者可能不会相信:1964年,我奶奶71岁,她目不识丁、从未出过门、又是小脚,但她竟一个人独自逛了一趟北京城!那个时代和今天可大不相同,我老家那个县,共有24万人口,去过北京的大概最多有十来个人,许多农村老太太已经八十多岁了,还没去过县城呢。我奶奶在乡村算是个类似今天的女强人一类的人物。不知她听上谁的煽动了,从家乡捎信告我父亲,她要去北京城逛逛。我父亲的脾气和我奶奶恰恰相反,是个绝对服从上级和长辈的人,所以他只好同意,赶快给我奶奶准备出门旅游的花销(那时候我家乡一带还没有旅游这个名词,好像到那里去旅游,就叫去那里)。

        那时候虽然去北京的飞机票只要42元,火车票只要11元,但这点钱在当时的一般家庭是一个月全家的生活费,很少有人舍得花这么一大笔钱来糟蹋。我家当时有500多元存款,在整个地委机关干部家庭中算是有钱人了!

 但有个问题解决不了,谁陪奶奶去呢?我妈从来没出过山西省;我正读高中,也没出过门;父亲正随地委书记下乡,他根本不敢耽误革命工作。奶奶听后大大咧咧地说:陪什么?我一个人就行了,不用你们送!父亲为了不耽误革命工作胆大起来,他把奶奶送到飞机场,告诉人家空姐(当时叫航空服务员),到太原下飞机后给奶奶买张到北京的飞机票,并把奶奶送上飞机。那两个空姐非常高兴地接受了这个委托,还都感到十分荣幸和神圣呢!那个时代就是这样,许多人每天都在盼着有做好事的机会。果然,这两个空姐果真像侍候自己亲奶奶似的一路呵护着奶奶。到太原后把她领到自己宿舍休息、吃饭。然后买好去北京的飞机票,把奶奶送上去北京的飞机,并托那班飞机上的同事照看好奶奶。到北京后,那班飞机上的空姐又很负责任地把奶奶交到来接机的表叔手里。

奶奶到北京后,每天不论到哪里转悠,只要一上公共汽车,马上就会有许多乘客站起来招呼她坐。她在北京旅游了十几天,每天享受的简直是贵宾式的待遇。把个奶奶每天都高兴得合不拢嘴(那个年代中国没有出租车,一般人包括司局级官员也没有公车,大家出门的代步工具不是自行车就是公交车。我表叔是国务院某部的司级老干部,但他每天上下班都是骑自行车,路远了就坐公交车,所以他也无法为奶奶提供一辆专车坐)。

奶奶回乡后,因为独闯过京城,竟成了周围十里八乡的新闻人物。乡亲们听说奶奶去过北京,去过毛主席住的地方,就成群结队地到我家来问奶奶北京是什么样子,毛主席住的金銮宝殿有多大多高,北京人都吃什么穿什么......奶奶竟像个大明星似地接受了乡亲们将近一年的采访。在讲说北京时,她除了夸张地解说一番故宫、颐和园、十大建筑等名胜外,每次都要特别地讲讲她受到的老佛爷般的尊敬和照顾:讲人家一路上如何热情招呼她,讲她上公交车后家如何争着让她座,讲她在饭店吃饭时人家如何热情接待......好多年后她还经常念叨:人家待我可好了!毛主席教育得真好!因为奶奶念叨了好多年,我都快背下来了。我不得不承认,无论毛时代有过多少饥饿、灾难和缺点,但那年月的社会风气可真好!而且在这方面几乎毫无争议地位居世界前列!

         但从文革开始后,这种美好的社会风气就开始逐步减少了,愈来愈差,代之而起的是凭强力和不要脸的竞争——“。近10年来,我先后在京、沪、汉、并及家乡一代的小城市都居住过一段,可以说连一次也没有看见过坐着的乘客纷纷站起来给老人让座的场面。虽然也见过有人让座,但可谓是凤毛麟角。这几年我渐渐老了,万幸腿力还可以,所以也就干脆不再奢望有人给我让座。心死了,也就无哀了,站着摇摇晃晃地乘车倒也悠然自得。但今天上午我的心灵还是在公交车上被深深刺了一下。

       今天是星期天。我最近出差不在家,昨晚回来,老伴让我今天陪她去市中心的大商场挑选一件衣服。两人步行着走到商场买了衣服后,感觉累了,就坐公共汽车返回。商场这一站等车的人比较多等了一会儿来的那辆车几乎是空的,如果是我一个人,我就会随着大多数乘客抢先挤上去占个座位。但老伴不能挤,我只好随着她等别人都抢先挤上去后在最后上了车。我俩上车后,全车一共将近20个座位恰恰坐满了,只有我俩孤零零地站着。我看了看,除了我俩外,坐着的乘客中,最小的是两个八九岁的小学生,最大的也不过是30 多岁的男女青年。老伴对这场面早就习以为常了,用双手紧紧握着一根竖杆心安理得地站着。我俩面对的是两个二十多岁的壮小伙子,毫无表情地安然坐着。

        这一站离我家有10站之多,一路上上车的人不多,也未见有人下车,所以我俩足足站了半小时之久。虽然上车后没人让座我早已见怪不怪,但像今天这样仅仅只有我们两个年逾花甲的老人孤零零地站着,其他人都坐着的情况还真没有遇到过。以前即便没人让座,我也是混在许多站着的乘客中间的,所以我对这个只有我俩站着的场面不禁觉得有些尴尬和酸苦。

       但我更为那一车坐着的儿童、少年、青年感到可怜、羞耻、悲哀......他们可怜地生在这样一个只讲竞争而不讲道德的时代和社会,可悲地成长为一群类似动物、缺乏教养的人,多么可怜、可悲……

    我这里绝不是说我俩可怜可悲,而是说他们可怜可悲,更是说我们国家民族可怜可悲。此类现象虽然表面好像无关大局,但这种身居耻辱之中却熟视无睹、麻木不仁的现象背后隐藏着的难道不是一种精神危机吗?这种社会风气正常吗?我们不是上自中央,下至县市,都专门成立有什么精神文明领导组和办公室吗?怎么连个给老年人让座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呢?即使GDP再高,但都生活在一个不讲做人道德、弱肉强食的社会,还有什麽幸福感呢?我就经常觉得,我这个现在的老人还不如50年前的老人——我奶奶幸福呢。

      【后记】这篇博文发表后:1、一位在加拿大生活的华裔读者评论道:素质太差,这事情如果发生在国外就是另外个场面了:不仅仅会有一个乘客站起来,而是凡在前排坐着的乘客都会站起来;每个人都会热情地请你选择。如果是两个人上车,至少有5-10个人站起来请你们坐下。中国真是越先进,人的素质越低。

        2、一位与我同龄的同学评论道:我每次坐公交车,也留意公共道德的状况。满意的情况有,但失望的更多。我自己还没感觉怎样的衰老,跟你们一样,对站立习以为常。有时甚至还有点儿阿Q,心想,看上去我还年轻哦,因为没人把我当老年人对待嘛。你们夫妇的尴尬和悲情让我想起《药》里面夏瑜与红眼睛阿义的对话。感慨良多啊!

         看了这两篇评论,我更悲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