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北南杂感——《飘逝的枯叶》之七十三 【原创】  

2017-03-08 09:42:45|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1.4                            

                                                                           北南杂感 

北方的雨,未来之前先刮个天昏地暗,继则电闪雷鸣,随后便倾盆瓢泼般浇了下来。头几滴还来得及渗入干得快冒烟的黄土,后续的则火急火暴如千军万马般不等入地便旋风般掠阵而过,顺着重峦叠嶂、层层梯田,将山坡上残存的浮土、把农人千辛万苦垒就的地边石坝一股脑儿冲下山谷。霎时,“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雨满坡石乱走,雨水、黄土、沙石融为黄白色的浑流,象千万头火牛一样暴怒地冲向平日干涸无水的河道。河面顿时上涨数米,象来自天上的决堤的黄河水,奔腾咆哮,雷霆万钧,排山倒海,所向披靡,席卷一切,如入无人之境。狂怒一过,偃旗息鼓,雷声呜咽,乌云消散,由号啕大哭破涕而笑,个把时辰便晴空万里。阳光穿过明净无尘的天空,照耀着才被冲刷得干干净净的群山、田野、树木和村庄、城镇,不禁令人想起伟人曾经流传遍华夏大地的诗句“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来,同时觉得这场大雨把往日积存的一肚子闷气全荡涤殆尽了。
      我家乡发生过这样一幕:一个漂亮姑娘在漳河边一座千年古庙里做供销社售货员。一天,上午时分她还笑得象古庙院中的积年牡丹花一样在接待村民,当夜她正在庙里酣睡间,随着几道闪电、数声炸雷,暴风雨便立刻遮没了一切,浊漳河水顿时涨高了几米,古庙、牡丹、院中的几株古柏,还有正在睡梦中的姑娘,刹那间就被河水卷的一干二净了。第二天,村人才在数里之外的大水库里找到了她的遗体。这姑娘我见过几面,的确长得很美丽。老人们说:“这闺女长的太好了,老天爷收了她了。”当时,还是初中生的我想:原来老天爷也和《西门豹治邺》中的河神一样,也是专收漂亮姑娘的。
      南国的雨可不是这样。本来平日烟波浩淼、水浸堤坝、云绕荷叶、翠峰如雾,整日价处在似雨非雨之间;倘若雨来,人们基本感觉不到:正漫步街头时,缕缕雨丝不知不觉静静地、悄悄地、温温柔柔地就黏黏地沾到了你的头发和衣衫上了。坐在屋里,偶尔推窗,不知何时已是阴雨绵绵。清晨出门,呵,昨夜已滴得到处都是湿漉漉的了。那茂密无边的绿树、绒绒的草坪、五颜六色的花坛、本来就够洁净的白墙灰瓦,更是被轻慢细柔的雨水冲洗得些无纤尘。这时,你不禁就会理解咱北方老乡杜甫为什么会惊叹地写出“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佳句来了。我在南国生活那几年,每逢阴雨天,就会不由自主地遥望雨雾朦胧中想起遥远的北国山峰,就会不由自主地思念起起故乡的暴雨和黄土来。1985年,我正在武汉华中师范大学读研,身居宁静校园,手接飘飘雨丝,目睹天上飞鸥,常常期盼南来鸿雁飞传家书。可叹那阴雨竟霏霏逾月,连日不开,晦暗潮湿,直教人寂寞孤单。仲春时分,满校园樱花、丁香……短暂一现,不由令你发出生命短促的悲叹。置身南国,好象人人都会变的感情细腻、性情忧郁起来。难怪南国会生出徐志摩、朱湘、李广田、穆旦等许多抒情诗人来。
        也许真有所谓造物主吧,北方大汉竟也多和北方的雨一样,不仅外形高大粗犷、膀大腰圆,说起话来也是粗喉咙大嗓门,笑则放声,怒则咆哮,恨则拔拳,花起钱来也是慷慨解曩,大把摔票子,不计后果,常逞豪爽大气、凶强侠义之状。莽汉强梁,比比皆是,难怪人称“西北甲兵”。一旦转怒为喜,马上风平浪静,化干戈为玉帛,称兄道弟,大碗喝酒,握手言欢。南国男人就大不相同,不仅外形细瘦白净、文文弱弱,说起话来也多是女声细气,笑则抿嘴,怒仅翻翻白眼,恨多不动声色,常逞静如处子之态。平日,他们的钱夹中1分、2分、5分、1角、2角、5角收拾得整齐清爽,取用时一张一张十分小心。买韭菜时常在一根、两根上与小贩争执不已。但一旦瞅准战机,他们便会一甩几十万,大大赚上一笔,令傻大粗黑的北方佬佩服不已。难怪有“东南财赋”之说。有一年,我正在南方一所高校讲课,这所大学的领导正在争权夺利激战时刻,据说双方斗得你死我活、已达白热化程度。但我置身其间,只见上下左右笑逐言开、礼貌谦恭,根本看不到处处隐伏杀机的任何迹象。谁说南人荒蛮,他们才是汉文化的正宗,精通《孙子兵法》的人才到处都是。
      一位在沪宁杭一带居住了六十多年的山西老人至今尚不能融入吴越文化。他虽干瘦低矮,年逾八旬,却浑身洋溢着他的河东祖先关云长的气概:大口喝酒,高声说话,怒则开口便骂,悲就放声痛哭,喜便哈哈大笑。一剽窃他人科研成果的学生来给他拜年,老先生竟一指房门喊了一字:“滚!”他常对我说:“南方人不行,小日本来了他们举小旗欢迎,不象咱北方人,拼命抵抗,宁死不降,不是地雷战,就是地道战。”   

另一位世代居住沪上的同学常取笑我:“你们北方人不行,都和你一样尽是傻大个!不信?你看;政界,毛刘周朱陈林邓;科学界,‘钱氏三雄’、杨振宁、李政道;学术界,王国维、陈寅恪、胡适、陈独秀、钱钟书;文学界,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郁达夫、沈从文、徐志摩、戴望舒……,哪个是你们北方佬?”尽管我心里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但咱北方大汉岂能当面下软蛋,我当即反唇相讥:“你小子别狂,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北洋军阀,哪朝哪代是你们南方人掌权?你们只有李后主、宋高宗、南明小朝廷,就会‘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说罢,不待他反诘,便举拳相向,同学立即作揖讨饶,两人大笑而罢。
      写此文时,南国正下着绵绵春雨,田野里的油菜已经收获。电视里正报道北方我的家乡一带又迎来一次沙尘暴,且说沙丘前锋距京城只有18公里了。我暗暗祷告:老天爷啊,哪怕我们北方佬学学你所偏爱的聪明的南方人呢,你快收回这恼人的沙尘暴吧!

                                                                      

                                                                     ——2001年春于荆州古城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