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飘逝的枯叶》七十一  

2017-03-07 08:51:16|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12月11日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记宋谋玚先生

 今年12月11日是晋东南师专著名教授宋谋瑒先生逝世10周年。晋东南师专中文系1994级毕业生、现《长治日报》农家周刊主编王田同学找到我,与我商量是否可以召开一个宋谋瑒先生逝世10周年纪念会,以活跃长治市的文化学术气氛。我听后的第一个感觉是:惭愧,同样作为宋先生的学生,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第二个感觉是:经我们召集了几次会议、在报纸上刊载了通知后,反响不小,不少学生主动提供赞助、发来回忆文章。这说明,许多事是需要有人出头组织的。第三个感觉是:一个人只要在社会上做过好事,踏踏实实做过贡献,总会有人记得,公道自在人心。但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在经济大潮冲刷一切的今天,我们聚集一堂,来追思一位已经逝世10年的优秀学者,对挽留尊师重教精神、对坚守学术研究阵地,更是有着特别的意义。

这次纪念宋谋瑒先生逝世10周年的活动有三项:一是将宋谋瑒先生的骨灰由太行太岳烈士陵园移至长治颐仙苑公墓安葬,二是召开一个宋谋瑒先生追思会,三是出一本宋谋瑒先生纪念文集。在晋东南师专英语系校友、长治市颐仙苑园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沪先先生和宋老师的得意门生、山西都宝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丁先生的倾力支持下,由齐援朝、王田和我三人具体承办,经两个多月奔波,终于完成了这三项活动的准备工作。我代表筹备小组、代表宋老师的所有学生向吴总、李总,向为这次活动提供了大力支持的各个单位、各位领导以及所有写文章怀念和前来参加纪念会的各界人士、宋老师的同事、宋老师的学生,致以衷心的谢意!

下面根据我对宋谋玚先生的了解,简单介绍一下宋谋玚先生的生平。

宋谋玚(1928—2000年),湖南双峰县人,生前曾任晋东南师专学术委员会主任,中文系主任,全国师专古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等职。宋谋玚先生是我国古代文学研究界著名学者、著名红学家,是晋东南师专建校以来的骄傲。

宋谋玚先生出生于一个文武兼备的北伐名将门第(北伐时期南方国民革命军的师长,后解甲归田)。宋老师四岁起即在私塾宿儒的指导下学习国学,幼时就能熟背《诗经》、《楚辞》、唐诗、宋词等,并精通诗词格律。少年时代又入新学,接受了现代新文化。1946年考入民国大学(后湖南大学)后,更广泛地接触了五四以来的新文化,逐步树立了进步人生观,积极参加了学生民主运动。

解放战争硝烟正浓时,青年时代的宋谋瑒怀着追求光明新中国的理想投笔从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入中南军政大学就读,毕业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汉口高级步兵学校任教。在此期间,他的进步人生观、深厚的国学根底和良好的文学素养使他在国内文坛初露锋芒,先后在《长江文艺》、《长江日报》等著名报刊发表了诸多观点独到、文笔犀利,在文坛颇有影响的评论和杂文;特别是他那直斥当时初露端倪的官僚主义的杂文,嬉笑怒骂皆成美文,一时为文坛所称道,使他成为当时在全国文坛颇有影响的青年军队作家。

1956年,宋先生因其卓越的才华引人注目而被上调到由刘伯承元帅任部长的中央军委训练总监部《战斗训练》杂志社任编辑。在京几年间,他结识了许多文坛名流,阅读面更为广博,文化视野更为宽阔,文笔更为老辣,在南方诸家报刊及《人民文学》等著名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多篇有影响的短评、杂文。

正当宋先生年方29岁,踌躇满志时,他遭遇了自己一生中的第一个打击——在1957年反右运动中,他被打为右派分子,随即被发配到山西高家堡劳动教养。也正是在此困厄之时,宋先生显示了一位学者最可贵的品质,以太史公那样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理想去从事学术研究,怀“虽万被戮,岂有悔哉”那样不顾一切、不畏危难的精神,全神贯注地开始完成《<资治通鉴>校补》一书。任何一个粗通中国历史和古代汉语的学人都知道,这一学术工程即便是在科研条件优越的高等学府也是一个令人望而却步的大工程;但宋谋玚先生这位将门之后、三湘子弟却硬是显出了湖南人坚韧不拔的性格,他上书当时山西省主管文教工作的王中青副省长,说明自己正在从事的《<资治通鉴>校补》的重要性。王中青副省长慧眼识珠,特批他可以到山西省图书馆、山西大学图书馆查阅资料。就这样,在一个月36元生活费、每天都得从事繁重体力劳动的艰难条件下,宋先生以万戮不悔的求索精神从事了5年非凡的研究。1962年,有关方面为他摘掉了“右派”帽子,经王中青副省长推荐,他被安排到山西大学中文系任教。但左倾思潮并未放过他,仅仅两年后,在“四清”运动中,随着王中青副省长的被批判,他也被下放到晋东南教干校任教。喘息方定,文革又起。宋先生遭到了更为惨酷的批斗——造反派不许他吃饭,罚他到果园劳动,批斗时“戴高帽”、“坐飞机”、“剃阴阳头”……但这诸种折磨都未能挫伤他的研究精神。批斗时,造反派在台下大喊“批倒批臭宋谋玚!”,他在台上弯腰默默背诵古典诗词,下边的喊声根本就听不见。在这炼狱般的处境中,宋先生仍抽空自得其乐地写完了几十万字的《<资治通鉴>校补》,并将手稿寄给了当时的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随即得到了郭沫若亲笔回信的赞许。在后来的“斗批改”阶段,对他的打击层层加重,造反派给他重新戴上“右派”帽子,并将他开除公职,发配回他湖南原籍劳改。在湖南乡下,生产队让他加工粮食。他竟能够在加工粮食的间隙,悠然自得地读书、吟诗。恶劣的环境和非人的待遇,竟一点也没有改变宋先生投身学术研究的人生理想。

1978年平反后,宋先生调到晋东南师专中文系任教。从此,他以更坚定的志向,更充沛的精力,投入到教学、科研中。含冤20年,文革中九死一生,但他没有一丝一毫忧伤悲观气息。当时晋东南师专77级学生赞颂他讲课是“潇洒自如,嬉笑怒骂皆文章;大家风范,百变玄机深莫测”。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他关于红楼梦研究的论文,在红学界引起较大反响;全国古代文学研究界都知道“晋东南师专有个宋谋玚,文章写得又多又好”。其他诸如他对《水浒》的看法,对《废都》的批评,对二月河“帝王小说”的评价,对唐诗宋词一些存疑问题的独到见解,都在国内文坛产生过较大影响。他的一些观点,受到当时的中国作协主席茅盾和著名学者程千帆的亲笔来信肯定。

改革开放后,他的努力和成就也受到政府有关部门和学校领导的重视。他先后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被评为教授,被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被任命为晋东南师专学术委员会主任和中文系主任,被批准为享受国务院终身津贴的专家。

可惜的是,病魔暗暗侵蚀了历来潇洒倜傥、健康自如的宋先生的肌体,癌肿折磨得宋先生疼痛难忍。但他仍坚持要学生搀扶着他登台讲课,一直到逝世前几天才被家人强行送到医院。当时听课的学生无不为之潸然泪下……

宋先生虽饱经忧患、屡经坎坷,但他从来都是以一种潇洒自如、上下求索、献身科学的精神从事文学创作、教学科研的。他的这种精神和过人事迹在太行左右、三晋内外广为传颂,成为佳话。凡是受过他教诲的学生,都从他身上汲取了影响深远的精神力量。

斯人已逝多年,今日音容宛在;

良师虽已绝尘,学者精神永存。

宋谋玚先生那“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潇洒身影和学者精神将会永远耸立在我们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