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创造陆地的细小泥沙——《飘逝的枯叶》六十八 【原创】  

2017-03-06 18:53:21|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5年10月                        

                                                          创造陆地的细小泥沙

 

人的激情的产生有时是不可捉摸的。

十八年前的现在,也是在现在这样的萧瑟秋风中,我遭到了自己人生道路上前所未有的一次重大挫折。我的生存环境一下子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当时感觉就象上午还在美丽的海滩散步,下午就被抛到了惊涛骇浪之中:又似早上还是白马王子,晚上就沦为街头乞丐。最令我伤心的是,原来一些围着我热似一盆火、亲如一家人、嘴象抹着蜜的朋友都远我而去了;唯一的收获是,我对鲁迅的名言“有谁从小康人家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有了切身体验。痛苦,忏悔,彷徨,颓废……我不仅无力自拔,精神竟也觉支撑不住,好象已接近崩溃了。

一天傍晚,忙累了一天后,我疲惫不堪地骑着自行车往家赶。偏偏“屋漏又遇连阴雨”,车胎破了,我只好丧气地推车往家挪。彳亍到广场西北角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招呼我:“咋了,车胎破了?”我抬头一看,是常年在这里修车的老王在喊我。老王快70岁了,在这里修车七八年了,因为他车修得又好又快,我常找他修车。我曾纳闷,为什么浑身油腻腻、脏乎乎的老王总透着一股书卷气呢?有时与他聊起国内外大事来,他也常是侃侃而谈,颇有自己的见解。“这么晚了,还不收工?”我把车推到老王跟前问他。“就着路灯,还能补几个胎,与人方便,咱也少赚几个钱。”老王边说边利索地卸出我的车胎。一边挫破口处,一边问我,“咋了,愁甚哩?”我想:“跟你说也是白说”,就叹了口气,没啃气。“老弟”,老王慢悠悠地说,“看开点,人一辈子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没有过不去的坎,总能活下去。”我问:“听你口音不象是本地人,还象个文化人,怎么修起车来了?”老王就朗朗地说起了自己的经历。原来他是外地人,五十年代师范毕业后当了小学教师。因年轻气盛,爱给校长提意见,就被校长找茬开除了。返乡后,村人欺负得不能活,就自己一人外出谋生:扛过麻袋,放过羊,种过地,当过小工盖过房……几乎所有下等体力活都干过。后来在我们这一带找了个老伴,才落下脚来,学了修自行车这门手艺谋生。我问他三中全会后为什么没找有关部门落实政策,他说:“四十多年了,那校长早死了,找谁证明?再说我学的那点东西也早丢光了。修车也不赖,比当工人还挣的多些。人只要肯干,饿不死。”

在马路边幽幽的灯光下,他神采飞扬地讲,我默默地听。没有满堂听众,没有哗哗掌声,没有讲坛麦克风,只有我俩——一个修车老头和一个修车顾客。

十来分钟后,在老王絮絮的谈话中,不知不觉,一股震撼灵魂的精气神渗透进了我的心灵,渐渐融化了我心头团团凝聚的疙瘩。老王沉冤未雪,受尽磨难,含辛茹苦,默默无闻。眼下风吹日晒雨淋不说,光马路上的灰土、汽油味就呛得人受不了。但他还在乐呵呵地、满有心劲地推动着他已艰难推行了近70年的人生车轮。要知道,许多人在他这把年纪,已离休退休、儿孙绕膝、坐在沙发上贻养天年了!就这不少人还愁容满面、埋怨自己待遇低、住房小呢。看老王那敏捷的身手,听他那宏亮的嗓门,他反倒活得欢乐幸福,悠然自得多了。

“你看”,老王指了指附近小吃街上那些卖熟食、卖水果、卖报刊的小贩说,“他们不难吗?他们的钱就那么好赚?起早贪黑,日晒雨淋,城管又训又打,有多少高兴事?不也都有滋有味地紧忙活吗?老弟,你是有文化、有地位的人,还不如大老粗明白?人啊,就是这样,怎样着也是个过,没有过不去的坎!”说完,老王给自行车打足气,拍了一下车座说:“好了,回吧!”

猛地,我这个所谓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在这个已近古稀之年的修车老头面前感到了深深的羞愧,开始逼视自己潜意识中躲藏着的“自我”——窥见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功名利禄的丑陋,看到了自己性格内里的虚荣懦弱之无力。我望了望在深秋暗夜中忙忙碌碌的小贩们,一股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他们平常丝毫不为人注意,但却是坚韧地在为生存而奋斗的坚强一族。他们比那些身居高位的腐败分子强千倍万倍!我尊敬那些为卑微琐碎的日常生活而挣扎在社会底层的芸芸众生,因为他们是用自己扎扎实实的劳动换取生活资料的自食其力者,他们在含辛茹苦的人生道路上走得那么兢兢业业、那么锲而不舍,如蚂蚁搬家,似蚯蚓翻地,像春蚕吐丝。他们的叫卖声、炒菜声、擀面声,显得多么豪迈,多么自信!我厌恶那些嘴上喊着豪言壮语,背里却在行贿受贿的赃官,他们那冠冕堂皇的讲话、滴滴鸣叫的“官轿”喇叭,虚伪而令人恶心!冰心曾赋小诗:“创造新陆地的,不是那滚滚的波浪,却是它底下细小的泥沙。”是的,正是这些“细小的泥沙“在构筑着社会的基础。正是他们,与其他踏踏实实做事的中国人一起构筑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霎时,我心底似升起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般的激情,脚下的步伐开始有了节奏和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