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天堂游 ——《飘逝的枯叶》六十五 【原创】  

2017-03-04 23:31:43|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堂游

1983年,我在复旦大学师从贾植芳先生进修中国现代文学,同事傅书华、申双龙、高峰分别在华东师大进修中国现代文学、分析化学和教育学。

那年,我34岁,月薪54元;傅书华29岁,申双龙29岁,高峰23岁,都是月薪42元。那时还没有国庆长假,国庆节只放三天假。我们因囊中羞涩,又一个个读书十分用功,不肯耽误一节课,所以就相约结伴于10月2号早晨坐火车到杭州,游览半天后,再坐船到苏州游览半天,当夜返上海。既游逛了“天堂”,又不误4号上课,岂不美哉!

那时,上海到杭州的火车是那种老式绿皮车,列车十分破旧,开得非常慢,早晨6点发车,下午2点才到。但列车员服务态度奇好,热情地一直给斟开水,不停地擦地抹桌,给人归家之感。不像现在的动车票价奇贵,列车员对待乘客呼来喝去,像对待犯人一样。

一下火车,我们就直奔西湖。那年月,中国人都还不知道什么叫“旅游”,国庆期间也没几个游人,一点不挤,我们两点半就乘公交车到了西湖边。

虽然所有景点都不要门票,但我们也不敢流连,三人像跑步一样将柳浪闻莺、三潭印月、苏堤、平湖秋月、岳坟、灵隐寺、虎跑泉、六和塔等景点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仅仅在岳庙、岳墓和秋瑾墓逗留了一会儿。还在虎跑泉每人忍痛花一角钱买了一杯用虎跑泉水泡的龙井茶尝了尝。喝完后,我们三个从未喝过茶的北方土包子连呼“上当!上当!一杯苦水就要了我们一毛钱?”

那时的中国人都没有照相机,要想留影,须请景点照相服务点的摄影师来照。一个多月洗印出来后,他们再给邮到家里。照一次洗两张,要八毛钱。我一再提议照几张相,但他俩怕费钱,又不好意思让我一人出钱,坚决不照,一再说“没意思”,我只好单独在岳墓照了一张。

因零点才有船去苏州,我们舍不得花钱住店,决定夜游西湖。绕西湖转了三圈,虽月光幽静明亮,高悬天穹;天堂朦胧,隐约可见嫦娥吴刚,而且游人雅静文明(那时候还没有农民工进城现象),但因我们困累交加,游兴已全无。

好不容易上得船去,谁知当时的运河已又黑又臭,貌似“沥青河”,散发出阵阵刺鼻的恶臭。可见,环境污染早已有之,只是原来中国人还意识不到而已。我们只好紧闭门窗,无缘观看古今闻名的大运河。

船上是四人一屋,我的上铺是一对旅行结婚者,他们俩人竟公然在铺上做爱。在当时的中国,男女在公众场合拉手的也十分罕见,这对夫妇真够“先锋”的。但我们困得实在受不了,都在臭气和做爱声中沉沉睡着了。

一觉醒来,船已在苏州靠岸。 

(下面是我当年在岳墓照的照片,一个月以后才邮到家里。那时的衣服真够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