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忆高居仁老师——《飘逝的枯叶》之二十九 【原创】  

2017-02-08 23:39:05|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2年9月                                  

                                            忆高居仁老师

                                                            ——《老一代教师的风采》读后  

 

榼山是赵树理家乡一座庙宇所在地,也是赵树理读高小的地方。赵树理就是从这里到长治山西省立第四师范读书的。缑国禧老师用榼山作为自己博客的名字是有用意的。

缑国禧老师是山西沁水人,生于1939年。他13岁那年像赵树理一样从家乡徒步400余里去晋东南地区的首府长治市报考长治二中(该校就是赵树理时代的山西省立四中,赵树理求学的四师在长治市——当时叫潞安府的城南,四中在长治市的城北)。当时的考生年龄差距很大,大的有20多岁,小的十三四岁。缑老师能从1300多名考生中跻身被录取的60名考生之中,足见聪慧非常。他于1959年顺利考取山西大学数学系,但上学后因高血压被迫休学,所幸没有回到家乡农村,而是被慧眼识才的长治二中校领导邀请回到当时已是山西省重点中学的母校任数学教师了。几十年来,他努力上进,教和学都非凡认真,在青年时代就从名牌大学毕业生不少的长治市中学教师中脱颖而出,成了全市公认的优秀教师。20世纪80年代初,他被选拔为长治二中校长。他任校长后,锐意改革,细致入微地一步步改进教学制度,组织教师提高教学水平,很快就使长治二中跻身于三晋名校前列。他本人也被选为全国劳模、市人大常委等。2003超期服役退休后,他闭门潜心研究著述,七八年来已出版教育研究性专著六部。前几天我在缑老师的博客上读到一篇他回忆长治二中老一代数学教师高居仁先生优美板书的短文,深有感触,就在他的博客上留言: 

高老师教过我一年代数,他的板书的确非常讲究。看他的板书简直是一种美的享受!除了您的板书可以和他媲美外,我在国内大学中小学真的还没再见过那么美的板书。现在的大中小学老师在这一点上与老一代老师的差距太大了!高老师虽然已经去世了,但他那优美的板书还长久地留在我们这些受过他教诲的学生心中。建议您将此短文在国内报纸上发表一下,也可能会使一部分现在的老师意识到这一巨大差距,使目前极其糟糕的教学板书有所改观 

缑老师回复道: 

感谢您的感情、真诚和用心。不少课堂由于不堪入目的板书,让我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像自己做错了事一样的痛苦!板书是‘窗口’,这个‘窗口’怎么就变得如此的破烂不堪呢?教育的功利,功利的教育,怎么一下子就把神圣的教育摧毁得如此面目皆非呢?

此文我就不多说缑国禧先生了,单说说他所怀念的高居仁老先生。

196年考入长治二中读初中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每天饿得头昏眼花的我,无心无力动脑筋上课,所以我的功课学得很不好,尤其是需要很动脑筋的数学学得最差。因而,有的教我初一、初二数学的老师很讨厌我,从不正眼看我一下,也从不提问我。偶尔,我壮着胆子问他们问题时,他们总是持一付鄙夷的目光不屑一顾地敷衍我一两句。所以,我后来当了老师后,绝对不鄙夷任何学生,因为我体验过那眼光的杀伤力,那是刺骨、寒心,伤及终生的。我混到初三时,班里换了个代数老师,叫高居仁。他是个外表貌似老农民的老教师,据说是个权威教师,但人很怪。

高老师刚开始给我们代课,我们就领略到他的怪了:他穿的是当时城市人已根本不穿的农村老农穿的那种中式棉衣棉裤,裤腰鼓鼓囊囊地系在腰间,显得十分拖沓臃肿。他的衣着倒是十分干净,一点点污迹和灰尘也没有——这在1960年代是罕见的,当时长治市的一般人缺乏讲卫生习惯,衣着都不大干净,比如我们不少同学的胸前就留有饭痂(吃饭掉在胸前的饭迹)。他像老农民一样剃个光头,讲一口道道地地不知什么地方的方言,走路慢腾腾的,从不和别人打招呼。上课进教室时,他绝不推别人推的门把手,一定要推别人不曾动过的地方;闭门时亦如是。慢腾腾走上讲台后,一边弯下腰来向站起来问好的我们摆摆手示意坐下,一边就忙着吹残留在讲桌的粉笔灰。他总是把粉笔灰吹得干干净净后,才转身在黑板上写当天要讲的内容概要。这时候我们就可以领略到缑老师所说的老一代教师的风采了。  

高老师的板书和他的外表截然相反:秀气、潇洒、挺拔、俊朗,不仅工整,而且很美,那一个个汉字和阿拉伯数字在黑板上真像美丽的模特似的。当时学习一塌糊涂的我只知道高老师的板书写得好,不知为什么好。后来回忆起来,高老师的字颇有王羲之、欧阳洵的风骨。高老师的板书令我们赏心悦目,不仅因为他的字写得好,还因为高老师讲卫生,他板书前总要把值日学生已经擦过的黑板再反复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再将文字、数字、图表十分讲究地安排上去。干干净净、黝黑闪亮的黑板上,横平竖直,撇捺有致秀秀气气地排列着婀娜多姿的、漂漂亮亮的粉笔字,真像是孙子训练的楚国女兵方阵啊!我们看得那个美啊,简直没法说!

也许是高老师的漂亮板书给我带来的美感起了作用,我听高老师课时好像没那么饿了,每次上他的课竟能听到半节课了。因为我偶尔也专注地听高老师的课,他有时就会提问我。他好像不大在乎哪个学生叫什么,谁学习好谁学习不好,只要他的目光和你的目光对上了,他就会叫你站起来回答一个问题。答不对,他也不生气,摆摆手叫坐下,然后他讲解正确答案;答对了,他也不表扬,也是摆摆手叫坐下。即便我有时不听课,偷偷看藏在课桌下的小说,他好像也看不见(别的老师是要训斥、没收、甚至把我轰出教室的),因而我上他的课时一点也不紧张,自由自在。

说来也怪,就这样半年下来,我的代数成绩竟提高了,我初三上学期代数课的期末考试分数竟由初一、初二时的60分——其实,这60分也不全是我的,还有邻桌一个学习很好的女生的功劳,考试时我经常抄她的——窜到了82.5我记得清清楚楚,因为我上初中后,代数从未考到过70分,这是我的第一个超过70分的分数!

因为高老师不讨厌我,我曾跟着代数课代表去过高老师的宿舍。高老师的家属在晋南农村,他一个人住单身宿舍。那宿舍是日本人侵略长治时建的野战医院的病房,比较大,但很阴暗。一般教师是两人合住一间,大概因为高老师是老教师,他一人住一间——这在当时就是很高的待遇了。进屋前,课代表低声告我,进去后不要乱动,要轻手轻脚,因为高老师怕荡起灰尘来。但进去后,我看屋里并不太干净,桌子、椅子、餐具等上面都遮盖着报纸。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唯一的讲卫生方法。被褥倒是没有遮盖,倒是十分干净,黑白分明。

1963年的中考是残酷的,录取率只有千分之七!绝大多数初中生是根本考不上高中的。那个年代虽然吃不饱,但没有走后门现象,社会风气可真廉洁——就是市委书记、市长的子女考不上也没办法,只能等来年再考。我本来是毫无希望考上高中的,我们班52个学生,我的学习成绩到中考时虽已由40名左右跃进到15名左右了,但距离千分之七还差得很远呢。记得考数学时,题特别难,连我们班的第一名叫苦连天。我浏览了一遍考题,头顿时就炸了,大部分不会,根本不敢详细思考,匆匆忙忙从头到尾、懵懵懂懂地就做起来。到铃响时还有一道20分的几何题没做呢!万幸做对了几道总共20分的代数小题和一道25分的代数应用题。暑假期间,我钻在家提心吊胆地等了一个多月后,班里一个与我比较要好的同学突然到了我家。他开门笑着问:你猜我给你送什么来了?我当时万念俱灰,已准备来年再考,就没精打采地问:什么?小说?他把手从背后伸出来一扬,录取通知书!我一下高兴地跳了起来!!!我还能考上高中???我拉他进家一问,才知道我们班——省重点中学的一个班,才考上8名高中生,52个学生只考上了8个?就这也占到15.4%呢,远远超过了千分之七!随后我和他相跟着到学校一查我的考分:外语98,语文78,政治80,数学58——几乎所有同学的数学考分都很低,全地区17县一市所有考生第一名的数学才考了87分。数学达到50分就具备录取资格了,真玄!我的语文、政治本来就还凑乎,外语在外语老师刘伯伦老师的精心辅导下突飞猛进,考98分也不奇怪。主要是数学令我畏惧分、毫无信心,我还以为我的数学只能打30分左右呢谁知出乎预料竟打了58——万幸万幸!!仔细想来,这和高老师不歧视我和他优美板书的魅力有很大关系。要是我继续在上代数课时偷看小说而不看黑板,恐怕数学连十几分也考不上。所以,缑国禧老师强调教师应该写好板书实乃高见!

上高中后,我已经16岁,知道了青春时代学习机会的来之不易,知道了三年后还要考大学,所以我的学习异常紧张,似乎再也没有接近过高老师。只是到饭场吃饭时,偶尔看见他从教工食堂打饭回宿舍。他从来不在食堂吃,而是用一只碗装菜,用一方雪白的手绢包馒头,拎回宿舍去吃。因为他一路上自管自低头慢腾腾走着,谁也不看,我们也就不好意思向他打招呼了。但我知道,学生们经常将他的洁癖、怪癖传为笑谈。万万没想到,这些笑谈竟让高老师在文革中吃尽苦头。

19668月文革初起时,高老师教的那两个初三毕业班的学生听说高老师家庭出身是地主,就将他的洁癖、怪癖和地主的阶级本性联系了起来,认为他这些怪癖都是地主的阶级本性决定的,应该斗倒斗臭他。于是他们就把高老师揪到讲台上,一边举臂高喊:斗倒斗臭老地主高居仁!一边专门把他身上、脸上撒灰尘,抹墨汁,强迫他吃脏食物。高老师平常不愿做什么,就专门让他做什么,无所不用其极。由此可见,人性恶是人天生就有的,红卫兵不应将自己干的一切荒诞恶作剧、侮辱人格恶行全都推到四人帮头上。

本来我就仅仅知道高老师的这点行迹了,但1977年恢复高考时我偶然看到了高老师的另一面。197711月,在邓小平的干预下,停止了11年的大学招生恢复了。我们这些被耽搁了十一年青春的1966届高中毕业生的心头又燃起了希望之火,纷纷回原学校向老师请教,准备考大学。我们班的一个女生也去了,她一进校门,恰巧迎面碰见了高老师。那时的学生一般和老师的感情还是比较深的,她就叫了声:高老师!谁知高老师脸一下变得灰白,瞪红了眼喊道:谁是你老师?你们还认老师吗?高老师一边愤怒地喊着,一边嘟嘟囔囔地走远了。搞得那女生尴尬地站在当路,红着个脸回不过神来。我恰巧路过那里,问她为什么。她讲了这事的原委,很是生气:我好心好意叫了他个老师,他怎么能这样呢?我又没得罪过他?我笑了:唉,文革时斗老师,乱哄哄的,高老师当时肯定气昏了。十一年过去,高老师年老了,哪里还记得清是谁往他脸上抹墨汁呢?他肯定是把你认成初三学生了。

随后再一次听到高老师的消息是三十一年后的2008——长治二中百年校庆,已改行成为著名修志专家、我初三时的俄语老师刘伯伦先生写了一篇回忆母校的文章,文中提到他前些年到晋南翼城县检查县志工作时,邂逅早已退休回乡、当时正在该县帮忙撰写县志的高老师。高老师是位不善言辞的老一代知识分子,但据刘老师回忆说,他见到刘老师时极为高兴,一个劲给该县的同事介绍他昔日同事小刘如何如何能干,并引以为荣。我还从该文知道,高老师早些年已经去世了。

这就是我所了解的高老师的一切。要不是看了缑老师的博文,我早就把高老师忘了。罪过!但今天忆及高老师倒是引发了我一番感慨:

中国的老一代知识分子,即使是毛泽东时代的知识分子,还是很有知识分子风骨的。高老师1953年毕业于山西大学数学系,来长治二中任初中数学教师三十多年,一心一意,忠于职守,默默任教,除此之外,别无所求。他一直住在那间简朴到不能再简朴的宿舍里,吃的从来是拎回宿舍的一碗菜,两个馒头、窝窝头或一碗面条而已。他是有点怪,不接触别人,也不多接触学生,更不知道拉关系,一点也不知道巴结领导,唯有备课、讲课。他的讲卫生其实是个很突出的优点,我们多年来不是一直说讲卫生光荣,不讲卫生可耻吗?高老师没有讲卫生的很好条件,只是利用自己看剩下的旧报纸遮盖一下灰尘而已,有什么错呢(现在看来实在是可怜。报纸上沾满了铅油,也不卫生)?他活得有自我,有自尊,敬业!这是我最赞赏高老师的地方(他那一代知识分子中这样的人很多,但他比较突出)。可惜得很,现在像高老师这样具有独特知识分子气质的教师和知识分子太少太少了!世俗化、世故化,追求名利的教师、知识分子太多太多了!又要忙着赚钱,又要忙着校外兼课,又要忙着晋升职称,又要忙着上镜头扬名,又要忙着和领导、和同事、和学生甚至和商家拉关系套近乎......活得太没自尊,太没自由,太累了!

对学生一视同仁也是高老师一个很突出的优秀品格。有教无类是孔夫子二千多年前就提出来的教育原则,想不到二千多年后,我们竟在这一点上倒退了!有的学校、有的教师到现在经常是看人下菜、看权下菜、看钱下菜。想到高老师这一点,我不禁敬从心起。仅仅凭着一点,高老师也是一位高尚的人!

高老师对学生斗他、侮辱他有气,实在情理之中。虽然他认错人了,也没什么,因为如果我们当时是那两个班的学生,也同样会那样侮辱他。单纯而自我的他实在是没有任何错!他讲卫生有什么错?就算他家庭出身是地主,有什么错?他像个小孩子一样说了句气话,正反映了他的单纯、他的不世故、他对文革无良暴行的愤怒抗议。

呜呼!愿高老师在天国有良好的讲卫生条件,盼高老师优美的板书有朝一日回归校园!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