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我的精神母亲——《飘逝的枯叶》之二十七 【原创】  

2017-02-06 23:40:59|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0.9                                                              

                                                                           我的精神母亲

                                                                    ——飘逝的枯叶之二十七

 

普希金说过:“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美好的回忆”。尽管我在长治二中的八年学习生活中有过刻骨铭心的饥饿岁月和不堪回首的文革创伤,但因为这段时光同时还是我金色的青少年时期,是我拥有勃勃生机的年华,所以不管它曾有过多少痛苦和荒诞,我仍觉得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期。

人之区别于动物,是因为人有人性;但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性还只能说是璞玉浑金,须经过良好教育方能放出真善美的光芒。所以我历来认为教育是人类社会至关重要的大事;而在教育中,最重要的又是要教会学生如何做人。我在求学阶段先后上过九所小学、中学、大学,她们先后都教给了我许多做人道理和谋生本领;但其中与我始终保持着脐带般联系、在思想、学业两方面一直指导我、像母亲一样终生在关心着我的母校,只有我的初高中母校——长治二中。黄河是中华文明的摇篮,五千年岁月悠悠,中华民族仍在享用着祖先的福荫;在我心中,长治二中就是我的精神摇篮。八年中,各位师长在我的心灵深处灌输了一种与我的灵魂相始终的做人精神。这种精神是我在坎坷的人生道路上跋涉前行的指路明灯。

在母校诞辰105周年之际,思考良久,我理出了长治二中的五种主要精神:

1、“爱的教育”精神

《爱的教育》是一部推崇至纯至美的“爱的教育”的世界性名著

2、把一切献给教育的精神。

中国现代教育史上的圣人陶行知先生以“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赤子之心为教育奉献了一生,至今广受敬仰。我觉得二中许多老师就具有“行知精神”。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主管二中教学工作的教导主任是王钟理。当时才三十多岁的王主任家住郊外淮海厂,他每星期日晚上来校上班,星期六晚上才回家住一天,把家务和照看子女的重担都留给了妻子,自己在学校从早到晚为教学而忙碌。在他的具体管理下,当时二中的教学工作严谨、科学、井井有条。师生们都说,领受王主任的教悔如坐春风、似沐春雨,感觉特别美好。记得我读高二时的一天,王主任找我谈话说:“仁和,你得努力呵,最近学习有点退步了。”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退步”,就答道:“王主任,我没有退步啊。”王主任和蔼地笑笑,指着我的成绩单说:“你看。”我一看,我的期末考试均分比期中考试均分低了0.2分!我不禁惊叹:王主任工作竟如此细致!全校两千多学生,我并不是尖子生,他竟这样细心!由此可见他为教学耗费了多少心血。王主任少年离开唐山家乡外出求学,建国初期即来长治参加老区教育草创工作,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了长治的教育事业。他的家人多在海外,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数次叫他出国团聚,可他就是离不开长治的学校和学生。离休后,王主任随子女迁到位于北戴河海滨的秦皇岛市养老。去年我去看他时,已年近八旬、龙钟老态的王主任还十分怀念二中师生,几次问到缑国喜、梁理、刘伯伦等几位当年二中青年教师的近况,数次为二中当年的中年教师李文仁、蒋蕴辉等的英年早逝惋惜不已,还多次回味自己当年全身心投入教学工作时的那种“使命感和幸福感”。在我心目中,王主任就具有“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赤子之心,就是陶行知式的教育家。他那温文尔雅、温婉敦厚的儒者大家风度至今犹为二中师生回味不已。

3、终生读书、不断学习的精神。

人类文化的精华大多凝缩在优秀典籍中,一个人的素质和精神境界基本上是由他的阅读水平决定的。阅读,是一个人的精神源泉,是一个人的文化人格,是一个人的前进动力。缑国喜校长是知名教育家和著名中学校长,二中正是在他的领导下才走向高峰的。他的成就的取得和他坚持做学者型校长、勤于读书学习有深刻的内在联系。凡听过缑校长讲学的人无不佩服他的深邃、睿智、思辨、风趣,无不折服于他在管理、做事、写作、书法、风度气质等多方面的超凡脱俗。学历乎?天份乎?在后来与他的交往中,我找到了答案:他的才华主要来自“读书破万卷”。作为一所名校的校长,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坚持读书,经常翻阅各类报纸杂志。每当看到经典、警世之处,他都要精心裁剪、摘录、勾划、旁批……,然后一一装订整齐,以备查阅。即使是在出外讲学、开会期间,他也常抽空默默背诵有关经典句段。在给我介绍学习心得时,已过六旬的缑校长神采飞扬、指点着他所收集文章的精彩之处,“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真像是在知识的海洋中畅游!厚积必薄发,仅在退休后几年内,缑校长就出版了四部在基础教育界很有影响的专著。在文化受到物质消费主义的冲击、人文阅读在金钱实利面前连吃败仗的今天,缑校长这种“生也有涯,知也无涯”的学习、钻研精神是多么罕见和珍贵!还有老一代语文教师陶訏,也是一位视书如命的知识分子。他十几岁即投身新闻、教育工作,青年时代经常在京沪报刊上发表杂文;抗战时期曾投书谴责丧失民族气节、出任伪职的汉奸周作人。20世纪40年代末,二十几岁的他即在上海报刊发表了以“专制与人治无分别也”为论点的具有警世意义的杂文。在长治教育界,他一向以博学多才、才思敏捷著称,鲍石田、宋谋旸、储仲君、李固阳等著名学者都对他的博闻强记佩服有加。他虽衣着随便,饮食粗糙,居住简陋,但读书却广泛而精到。凡我去他家所见,他多是手捧书卷,或沉思或叫绝或命文,可谓整日遨游书海,时时闪现灵感,处处洋溢智慧,笔笔掀起波澜。直至年近八旬,他仍笔耕不辍,常在报刊上发表匕首投枪式的杂文;如对上党地区盛传的“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等神话故事作出独到解释,对影响很大的张恨水小说、金庸小说给予令人耳目一新的评价,对一些出卖文人气节的知识界名人给以辛辣讽刺,对一些地方文化研究的谬误做了理智校正……他的古稀之作《敝帚集》就是这些精辟见解的结晶。

4、刚健有为、自强不息、特立独行的精神。

1962年,刚刚大学毕业、才19岁的刘伯伦老师来二中任初三俄语教师。咋一看,他分明还是个年龄和我们差不多的大男孩,孰料,他书教得却特别精彩!不论是对优等生还是差等生,他都极为热诚;讲起课来激情洋溢、通俗平易、生动活泼、详略得当。几节课下来,就激发了我们这些一看见歪歪扭扭的外语单词就头疼的差等生的学习兴趣。一学期结束,不少同学的俄语水平就有了明显提高。我升初三时,连33个俄语字母还认不全,正是在他的精湛讲课艺术的诱导下,在他热情诚恳、漂亮潇洒的作业批语的激励下,才信心大增、开始认真听课、勤奋读写的。终至一年学完三年课程,中考时俄语得了98分,并凭此考上了高中。第一年参加工作,第一次带有不少差生的四个毕业班,以总均分第一的成绩名列晋东南地区各校之首,真是个奇迹!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许多当年受惠于他的学生至今对他感念不已,有的还经常远赴阳城去看望他。

刘老师家学渊源,外祖父是赵树理读省立四师时的老师。高中毕业时,他位居榜首,考个名牌大学当如探囊取物。但因“家庭出身不好”,他被剥夺了考大学权利,给他的“出路”是提前到一所地方专科院校学俄语、学完后归校补充当时奇缺的外语师资。毕业后,因学业优秀,刘老师意外地被慧眼识英才的二中教导主任王钟理从地区教育局半路“劫持”到二中任教。在赵书记、王主任的关照下,他得以施展三年才华。但终究为大势不容:在“极左”路线肆虐的年代,“家庭出身不好”,每天不是读俄文原著,就是背诵诗词歌赋,这还象话?文革甫起、才23岁的他,就被扣上了“白专分子”的帽子(即用功钻研业务的知识分子);后又经四年批判、劳改,于1970年被赶出二中,下放到晋城乡下插队,从此再未回二中。

是金子,放到哪里都会发光。在简陋农舍,他慨然赋诗:“学海茫茫能几知?人生应惜读书时。青山更在青山外,天下无人非我师。”——即使插队,他也要学习:学做农活,帮老人挑水,练习针灸,给村人按摩。插队结束,为远离人事纷争,他选择了回乡从事修志工作。针对方志 “矜其乡里,美其邦族”、“人皆圣贤,地皆乐土”的溢美传统,他率先提出“修志要正视危机,饱含忧患”的观点;针对修志学科的特点,他提出“方志应成为一门独立学科――地方信息学”。三十多年来,他开策论型史志《概述》之先河,纵览古今,横陈利弊,他主编的《阳城县志》被我国方志界视为海内奇葩,自成一格。著名方志大家刘纬毅赞许他:“从不人云亦云、老生常谈,而是具有独立思考的品格,发前人所未发,言他人所不言。” 因家学渊源、天智聪慧,刘老师12岁即谙熟诗词格律。数十年来,无论是执鞭课堂、还是劳作乡间,抑或受批挨斗、修志治史,他都抒情、言志、咏物、壮怀、记事……随吟随写,赋诗上千,记录了自己近乎一生的“精神自传”。1978年,我国恢复招收研究生,刘老师报考了北大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积十一年英才,当年全国共1550多名考生(多为北大毕业生)参加了该专业考试。结果,刘老师成为进入复试的12名考生之一,而且是唯一的非北大毕业、非中文专业毕业的复试生。复试时,他即席以两首绝句回答了“试问杜甫、白居易诗作的异同”一问,当即受到泰斗级学者林庚教授的赞赏。尽管最终仅因他大学阶段攻读的是俄语而非中文未被录取,但由此亦可见出他的非凡聪慧和厚实底功。

刘老师最突出的特点是特立独行。他认为中国知识分子最缺乏的品质是特立独行。所以,无论做人还是做学问,他从不人云亦云。这一有违世俗传统的品性,注定了他一生必然命运坎坷,但也赋予了他一生的洒脱出尘。他说:“人皆艳羡物质富翁,不见精神富有。吾虽不臻精神富足,但自觉已达小康。”还赋诗《咏瀑》言志:“逼向危崖可奈何?粉身碎骨亦高歌!终嫌喷泻落差小,不及人生跌宕多。”由此可看出刘老师的做人志向:刚健有为,自强不息,特立独行,以一种中国传统的“士人格精神”度过自己不懈追求的一生。狂乎?狷乎?刘老师是我的恩师亦是我的挚友,我承认他不是全人亦非全才,但他的确是一个独特的、大写的“人”。

5、轻物质、重知识的学习精神。蒋蕴辉老师是北京人,于“三年困难时期”从北京来二中任数学教师。他教学特别认真、对学生要求十分严格,讲课条理严谨,上课时总要把三块黑板都画满图形。他住在第一排教室东侧一间只有七八平米的小屋里,饭菜经常是一个馒头一块咸菜、衣着总是一身旧蓝布制服。因为工作劳累,他烟瘾很大,当时他买不起价格昂贵的香烟,就抽揉碎的杨树叶子,因而他的小屋里总是飘散着阵阵烧杨树叶子的味儿。在这样极为窘迫的物质生活条件下,他工作劲头依然十足,经常鼓励我们:“没有学不会的知识,只有下不到的功夫!学习掌握科学知识,对国家、对个人都非常重要,你们可不能混啊!”他的严格要求是我在录取率奇低的1963年能考上高中的主要因素。令我痛心的是,文革中蒋老师费尽心力调回北京与妻女团聚,生活依然窘迫,居室依然狭小,家离他任教的学校又很远,每天冒酷暑、顶寒风上下班,终至积劳成疾,蜡炬成灰,刚过五十岁就去世了……他那毫不在意生活贫穷却把教学视为神圣使命,把知识视为最宝贵财富,把学生视为自己生命一部分的精神,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由各位老师养育出来的献身人类进步事业的雄心壮志已成为遥远的过去,这些可敬可亲的老师多已逝世或垂垂老矣,我自己也已步入老年,但他们当年撒在我心灵深处的种子还在,我还能隐约从这些来自京沪粤及全省各地的播火者的遗风中领略到山外的大千世界,领略到追求真理、学习知识的刻苦精神,领略到中华民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刚毅精进精神,领略到更多无形的、内在的精神。这些老师带给了我们当时长治极为缺少的千姿百态的域外文化,使我们有机会汲取新鲜的精神营养。我想,正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这批从发达地区来长治从事教育工作的老师们开创了长治二中的教学传统,汇聚成了长治二中校园文化的主流。他们在赵连中书记、缑国喜校长的先后率领下,在既无高楼校舍,又无充足设备的经济困难时期,草创了这所现代中学的的核心功能,肩负起了为太行老区培养精神传薪者和物质建设者的重任;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各类人才,奠定了长治教育史上的这座丰碑。至今,我还会经常透过历史的暮霭尘烟,聆听赵书记在纪念五四大会上那含义深刻的讲话,领略王主任那温文尔雅的儒者风采,欣赏缑校长那胸拥万千的大家气度,覕见陶訏老师那特立独行的讲课神态,享受梁老师那舍己仗义的热情气息,受益刘老师那促人奋发的精辟批语,赞叹蒋老师那闪转腾挪的画图英姿……每当我脑海里飘过这些逝去的画面时,感觉真好——多么美丽的知识之智、科学之慧、真理之光!多么美好的人间真情!多么可贵的老一代知识分子!他们“衣带渐宽终不悔”、“虽九死其犹未悔”地将自己的一切献给教育事业的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风貌的凝缩,他们就称得上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令人眼花缭乱的时代变化给人们带来了深刻影响,但由长治二中老师们培养起来的精神传统却至今仍顽强地伫留在我心中。每一代人都有相近的精神世界和价值观念,新的一代已很难理解我们这些“老三届”的心境,而我们这一代却完全能够理解哺育我们成长的上一代老师们的精神境界。他们将自己的青春、生命和理想几乎全部献给了教育事业,并以此为人生追求,只求付出,不思获取,直到生命终结。只要精神之光不灭,他们就对物质匮乏泰然处之,就永远乐观前行。这种伦理精神,由他们灌输到我们这些五六十年代的中学生的血液中,深深地嵌入了我们的心灵深处,成了我们这代人习焉不察的精神性存在。所以,我至今仍对单纯追求物质生活的观念非常不适应;常想,人生在世物质固然必需,但精神亦属必有;否则,人与兽何异?固然天变道亦应变,教育应顾及工具性、技术性,但更应顾及人文性、精神性;教育应该具有人类长远发展的视野,应该培养富有优秀人文精神和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新一代知识分子。如果教育全部是工具性的、短期性的、实用性的,那教育便不符合科学发展观,便是缺乏人性的、缺乏情感的、缺乏诗意的教育,便是精神荒漠化的教育。呜呼!“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杂申椒与菌桂兮,岂维纫夫蕙芷;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母校,我的精神母亲!

仰太行之上党,拜母校之所在,值二中校庆之际,曾受过她近五十年哺育的我,向所有将自己的青春、知识、心血乃至生命献给教育事业的长治二中历代老师,致以最真诚的敬意!

 

                                                   2009年5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