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教我的第一位大学教授 ——《飘逝的枯叶》之二十三 【原创】  

2017-02-04 22:39:32|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0.8

教我的第一位大学教授

 ——《飘逝的枯叶》之二十三

 

 教我的第一位大学教授并不是我读大学时期的老师,而是我小学毕业那年偶尔邂逅的一位老先生。

1960年夏,我小学毕业。暑假期间,我随妈妈到乡下姨姨家小住。姨姨家的房子是周围十几座村庄中最好的。那栋住宅坐北朝南是六孔砖窑,东西是两栋用当时十分罕见的东北红松建的砖木结构的两层小楼,雕梁画柱,十分漂亮。最特别的是朝南开的院门,又大又高又厚,门扇就像故宫大门似的钉满了金色的铜钉,大门两边还有一对巨大的石狮子,十分威风。再两边还有上马石,据说是供房主人上马用的。听妈妈说,这院落原是全县有名的大地主连家的(台湾的连战就是我们县的这个家族的后裔,连战本人还去过),土改时分给了当时任乡长的姨夫了。

到姨姨家的第二天,姨姨让大我三两岁岁的表兄领我到村里转转,临出门还吩咐了一句:“不要到牲口院呵!”我问表兄:“是怕牲口踢吗?”表兄给我解释说,牲口院是大地主连家以前喂牲口的破院,现在那里住着老地主的小儿子,是个被村里监督劳改的“小地主”。表兄说:“这老家伙是个傻瓜,听说他爹和他的哥哥、姐姐们都跑到了美国去了,他非要留下来搞什么玉米研究。种玉茭还要什么研究?你说他傻不傻?”不一会儿我们路过破败不堪的牲口院时,表兄指着一个正在院里走动的干瘦老头说:“瞧,他就是那个小地主!”

“地主”在那年代是一小撮既令人们憎恨,又令人们感到神秘的类似妖魔鬼怪的“人”。在书本中、电影里,报刊上,名列“地富反坏右”之首的“地主”是最坏的人,他们不是凶残如狼,就是笑面如虎,反正没一个好东西。他们“人还在,心不死”,时时刻刻想着放火烧农业社的粮食,处心积虑地盼着恢复他们失去的天堂,一心想要劳动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四川有个地主还杀害了保护人民公社庄稼的英雄少年刘文学。所以我和我的同学们都十分憎恨地主。但在现实生活中,我还没见过一个地主,所以我们对这些坏家伙又感受到十分神秘。

几天后,我按奈不住强烈的好奇心,终于在一天下午蹭进了这小地主的破窑洞院,想看看这坏家伙到底怎么个坏法。我蹭到他住的那孔破窑洞门口时,看见这个坏老头正趴在一张破桌子上翻看一本又脏又破的大厚书。听到有人进来,他抬起头来问:“您找谁啊?”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腔,不带一点我们家乡的方言味儿。我仔细盯了他几眼,只见他矮矮的,面孔清矍消瘦,花白头发整齐地向后梳着,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也看不出什么凶狠或狡猾的味来。我以城里人特有的眼光感觉到他不仅是个大城市人,而且还是个知识分子,说不定还是个高级特务呢。我想,大白天你个地主难道敢杀了我?且看他耍什么鬼点子。我就壮着胆子告他我是谁谁谁家的亲戚,从城里来姨姨家过暑假。他很热情地让我坐下,问了我几句读书的事儿。我一一回答了。他大概觉得我是个小孩好腐蚀(今天回想起来,大概是觉得我还有点知识),就问我:“您知道司马迁吗?”我茫然,摇摇头。他递过他正看的那本又脏又破的书说:“这本司马迁写的书,是记载中国历史的,你应该读一读。”我接过来翻了几页,有许多字不认识,有的虽然认识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猜想:“他是在腐蚀我吧?”我就站起来想走。他大概看出了我的恐惧心理,就说:“你不要怕,司马迁是毛主席肯定的历史学家,你将来上中学,上大学都有要学这本书的,回去看看,不懂的地方来问问我。”我这才放大胆接过书来。

后来我才知道这本又脏又破、少头没尾的大厚书就是鲁迅先生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因为我当时已看过一些描绘春秋战国、楚汉相争史实的小人书,所以在读这本书时也能读出点大致意思来。不过因为生字、不懂的句子太多,求知欲也迫使用我去问过那老头几次。姨姨知道后,不让我去,说他是地主,村里人知道后要说闲话的。当时任公社主任的姨夫倒是支持我,他说:“其实他并不应算做地主,他从小就在外念书,后来在北京的大学里教书,没听说过他有什么罪行。五七年被反成右派,上边才把他遣送回来,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动言行。孩子去向他学点文化怕什么?”这样,近一个月下来,我竟读了十几篇故事性强的篇章,至今还记得的篇目有《项羽本纪》、《高祖本纪》、《淮阴侯列传》、《留侯世家》等。读《项羽本纪》时,“屠之”“屠城”两词就有十几处之多,我问他是什么意思 ,他解释说,“屠之”就是杀光他们,“屠城”就是攻下城市后把城里的人都杀光。他问我:“你知道项羽为什么失败吗?”我答:“有勇无谋。”他说:“不全对,主要原因是他把杀人当儿戏,不把老百姓的生命当回事儿,仅以武力压人,得不到老百姓的拥护,就会造成用户他的人很少,他以少数去对付多数,自然要失败。”他不仅耐心地把那些文言实词虚字给我一一解释清楚,还经常和我讲讲他对人物和历史事件的评价。好象我们还争论过几次。交往多了,他也间或说说他的过去,我也就大致了解了他的经历。他解放前从本县高小考入沁县中学,初中毕业后考到太原成成中学读高中,然后考入清华大学学农业。清华大学毕业后到美国继续攻读读农业。三十年代,获博士学位后,回国在北京一所大学当教授,主要研究玉米。一九五七年因犯了“右派错误”被下放到北大荒劳改。后因身患重病,上边照顾他,才让他回原籍劳动改造。他几次对我说:“村干部对我真不错。”

回城前,我去还书,他接过书一页一页压平后又细心地包了书皮,然后又递给我,说送给我,让我听毛主席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毛主席的好学生”。我读初中时,借助词典读了好几遍。后来上高中、读大学时,我的古代文学、古代汉语学得特别好,上课不怎么听讲,也能考高分,老师和同学们都觉得我是一个学文科的天才。只有我心里清楚:我早就受过大学教授的指教了啊。

我考高中那年,暑假期间又去姨姨家做客,那破院已是残垣断壁,瓦砾堆堆,荒草萋萋。表兄告我,那“小地主”病死了,他没有后代,是村干部派人埋了的。

那本少头没尾的《史记》至今还插在我的书柜里。我常想,他当初主动教我,恐怕是因为太寂寞,感到无聊的缘故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