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关于知青诗歌——《飘逝的枯叶》之四十五 【原创】  

2017-02-19 19:32:08|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3                                                         关于知青诗歌

                                                          ——《飘逝的枯叶》之四十五  

 

 对诗歌这种文学体裁,我历来比较喜欢中国古典诗歌和欧洲自由诗,不大喜欢中国的现代自由诗,特别不喜欢郭某、田某、贺某等的“革命的”长篇标语口号诗。即使是徐志摩的诗,我也觉得太脂粉气了,太贵族化了,太小家子气了;而李金发、戴望舒、穆旦等的现代诗我又觉得太晦涩了,太小圈子化了。所以每当我上课讲到现代诗歌时,一般都是粗疏地讲点线条。但当我20世纪80年代中期第一次接触到食指的手抄诗时,我被震撼了,我的传统观念动摇了。也许是因为食指与我是同龄、同时代、同经历人,食指的诗好像电击到了我的灵魂,使我的灵魂发颤,使我感觉到了诗歌是人的“灵魂的声音”!我也没料到我会那么喜欢食指的诗歌,觉得这样的诗才是有血有肉有自由独立灵魂的人的真情的自然流露,才是人的血脉的自然扩张,才是一代人的心灵的浓缩,才是时代深沉的印记......吟咏食指的诗时,我总会感到血流在心底压抑着流动,情感在胸中奔涌着悲愤,不由我不惊叹:“这才叫自由诗!

 

相信未来》      食指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___ 1968年北京

 

下面这首诗也是写知青的,也写了同样的事情和心情,虽远不如食指的诗那么激动人心,但也算反映了当时的时代风貌吧。

《上山下乡》

秋风吹落惜别的泪水,

暴雨冲走了理想的花鲜。

狂涛卷走欢笑,

车轮迎来迷茫。

仿佛无根的浮萍,

飘荡在委屈无奈的溪流间。

牛粪燃起希望的炊烟,

蜘蛛网挂满辛酸的尘埃,

娇嫩的小树在寒风中摇曳,

颠簸的小舟在漩涡中打转。

苦难和期盼相互交织,

困惑常常缠绕在彷徨间。

希望支撑着朦胧的幻想,

沉重的脚步在青纱帐中蹒跚。

听天由命伴随着阵阵怅惘,

满是血泡的双手还在紧握钢镰。

星月追寻疲惫的身影,

无油的菜汤是丰盛的晚餐。

这就是我们时代的骄子,

这一代的知识青年。

没有怨恨的泪水,

缺少委屈的呐喊。

因为从蹉跎岁月今夜有暴风雪

只是知青沧海中的一点点。

没有惊天动地的伟业,

更无明星的风采,

单纯在希望中默默的奉献。

豪迈中露出苦涩的无奈。

广阔天地播下了辛劳和爱情,

心湖荡起忧伤的涟漪。

美丽无邪的青春利剑,

早已把大自然的胸膛刺穿。

希望未来一片绿色,

灌溉需要智慧的灵泉。

乌云骤开出现曙光,

期盼迎来返航的舟船。


此类诗歌还有许多,它们反映了那个时代的中学生的一段生活轨迹。到1968年年底,整天打来打去的现代战争式的文革告一段落了。已经高中、初中毕业两年的中学生不可能还一直呆在中学既不读书也不工作地专职搞什么文革了;而且小学生也要进校,需要老中学生腾教室、让宿舍。此时,上边传来了毛主席新的最高指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相关部门、各地政府、报纸杂志、电台广播、教育局、学校、劳动局、后来成立的知青办......立即行动起来,铺天盖地地宣传发动,几乎是几天之内,全国的城市,大到北京上海天津,小到有几千城市人口的偏远小县城乃至几十个城镇户口的小乡镇,都开始了动员、组织城市知青到农村去插队落户,去那里大有作为。其实也不需要动员,因为你如果不插队,就既没有工作,也没有学上;插队的话,将来还有可能有工作和有学上——当然当时也有不插队直接当了兵的、分配到工厂的,但那只是极少部分具有特权的官员的子女才可以。从这一点看来,腐败其实早就有了端倪。没有民主法制的社会,腐败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但对于地区一级小城市的子女来说,到农村插队还不算太苦,因为他们插队的村子一般来说离家不太远,可以经常回家改善一下伙食,也可以经常见到自己的爹娘;而且小城市的孩子多多少少都干过一些农活,不至于一点都不适应。最苦的是那些京、津、沪等大城市的初中毕业生。1968年插队开始时,1965年考上初中的小学生也算是初中毕业了,大多才十五六岁。现在的十五六岁的孩子大多还完完全全生活在父母的庇护、溺爱中,但在那个时代他们将只身去遥远的北大荒、内蒙草原、云南边疆、新疆大漠、海南密林、陕北高原、山西太行山.....他们从未离开过父母、没有任何生活经验,没有任何谋生本领,口袋里也没几个钱。在几个月之内,几千万中学生就像水银泻地搬撒向了全国各地特别是偏远的穷困农村了。在远离父母的大漠、草原、农村,没什么人关心他们,有的还遭到生产队、兵团坏干部的蹂躏和欺负。这样的人口大流动,恐怕是人类有史以来也为有过的人口流动大事件!尽管这一巨大的历史事件在1978年“伤痕文学”兴起时有所披露,但毕竟那是文学而非历史实写,加之那是伤痕而非粉饰,所以后来“上边”就不再让这些血泪史一在出现在文坛特别是历史记载中了,代之以“改革文学”乃至歌颂文学回潮。所以万分可惜,历史或文学中对这次人口达迁徙、对数千万知青在全国各地的曲折经历记载下来的还是太少太少!!!从1968年到1980年十几年,这几千万青少年在农村的经历就这样被埋没了。可惜可惜!!因为这些当年的最小的插队知青也已经快60岁了,有的已经离开人世了。再过十年,恐怕就没有人能够清清楚楚地再现当年的苦难了。前一段电视连续剧《北风那个吹》之所以得到热播,观众蜂起,应该说和这一段历史未能得到充分反映有关;也和剧本里蕴含的真情有关。说到这里,我有四点感想:

一、中国古人都很清楚以史为鉴,不知为何当今领导总是想把曾经给国家民族带来巨大伤痛的类似大跃进、文革、插队等事件尽量化解掉,尽量让经历过的人忘掉,让没经历过的人根本不知道。难道让人们忘记、失忆、无知,将来就不会重演了吗?一旦再发生,对国家、对民族、对新一代孩子、对现在的领导,无论对谁也没好处啊?

二、现在的许多领导也是当年插过队的知青,他们应该知道其中的甘苦,记载下来有什么不好呢?

三、这些知青有大城市文化,有现代思想,他们是第一次深入地到中国社会底层摸爬滚打,他们的深入生活才叫深入生活。这在中华民族四千多年文明史上是唯一的一次,记载下来将会是一笔宝贵财富,其意义绝对不会亚于《史记》、《资治通鉴》的历史价值。何乐而不为呢?说到这里,无论动机如何,无论那一代中学生遭受了多少苦难,毛泽东的本事、胆略和狠心,倒是非常令人叹服。

四、食指的诗歌有文学意义,也有历史意义,但其价值毕竟不如真实的历史记载。可惜,我们所看到的多系小说、诗歌,真实的历史记载太少太少,几至于无。可惜,痛惜!

  不过就这,食指的诗歌也是非常珍贵的。看看诗歌的意境:生活突如其来的大变动、亲人撕心裂肺般的离别,孩子和父母感情上的大波动,使孩子们在很短时间内看清楚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另一面和社会真相的另一面,也使孩子们在较短的时间内成长了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讲,毛泽东说的“在大风大浪中锻炼成长”说的倒是也有道理。但这种做法使几代小青年在得到锻炼成长的同时销蚀了几乎整个青春,分别荒废了中学、大学的整个学业。青春对一个人来说,一辈子只有一次,过了青春期要想在学习中学、大学的知识就太难太难了!没有知识,让他们今后如何在社会上立足?没有知识,还怎么使社会前进?无论对这一代知青来说,还是对中国的国家利益来说,代价太大太大了,得不偿失是毫无疑问的!这一点在现在、在不久的将来、在久远的将来,都会有所显现,只不过没人专门去总结罢了......

还是回来说诗歌吧。到底什么叫诗歌呢?一般来说,老一些的教科书上是这样解释的:诗歌是文学体裁的一种,形式较为多样化,可以吟咏、朗诵。在中国古代,区别诗歌非诗歌之间的主要标准为是否押韵(不押韵者绝非诗歌)。五四之后,在欧美文学的影响下,部分作者创作了不押韵的新诗,从此“无韵诗”正式登上了中国文学的舞台,甚至一度成为了诗坛主流诗歌主要的特点是高度集中地反映生活,凝聚着强烈思想感情,富于想象,语言凝练而形象,有鲜明的节奏感。

但做到这些是不是就一定是诗了呢?不一定。现在一些老年杂志上刊载的老干部写的诗词在这几点上大致是符合的,但一读就觉得那不是诗。还有郭沫若晚年与毛泽东唱和的一些诗词也明显不像诗。严格来说,贺敬之的相当多的“政治抒情诗”也不能算作诗。如《十年颂歌》、《雷锋之歌》等长篇抒情诗,基本上是口号而不是诗。从古今中外那些脍炙人口的优秀诗歌看来,诗必然还有别的因素。比如意境、意象、还有说不出来的那种“诗味”(比如著名的雪莱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押韵、节奏都不沾边,但几乎人人都承认是好诗)。比如“意象”吧。它是中国古代文论中的一个概念。古人以为意是内在的抽象的心意,象是外在的具体的物象;意源于内心并借助于象来表达,象其实是意的寄托物。中国传统诗论实指寓情于景、以景托情、情景交融的艺术处理技巧。作者对外界的事物心有所感,便将之寄托给一个所选定的具象,使之融入作者自己的某种感情色彩,并制造出一个特定的艺术天地,使读者在阅读诗歌时能根据这个艺术天地在内心进行二次创作,在还原诗人所见所感的基础上渗透自己的感情色彩。古人又把意象的运用方法分为三类:赋、比、兴。如“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月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可以说全词都是在铺陈意象,以一连串的意象直接勾画出一幅恬静的乡村夜景图,描写景物不着一情字,但又处处可见那浸润其中的作者欣赏乡村方土人情的那种甜美心情。上两首知青诗歌,前一首就是有意象的诗歌,后一首就是没有或很少有意象的诗歌。

 是不是有了这些就是好诗呢?很明显还不是。元明清三代许多文人诗的技巧都属上乘,但就是给人感觉不好,也很难流传下来。那么还有什么因素呢?我以为那就是文学的共性——所有文学作品具有的特点,诗歌都应该具备。这也就是诗歌不是仅仅掌握了所谓平仄就可以写好的原因。因此,学写诗绝非几个月、几年就可以写好了,也非任何人都可以写的。诗歌除了后天长期勤学苦练外,还需时代的孕育、文化的滋养和作者的天赋等。李白、杜甫、李清照、辛弃疾都不是可以勤学苦练来的。

我以为这就是食指诗歌比较成功的原因。天赋、语言功底、时代孕育、文化滋养、文学特点加上“高度集中地反映生活,凝聚着强烈思想感情,富于想象,语言凝练而形象,有鲜明的节奏感”等诗的主要特点,食指的几首著名的诗都具备了,所以他那几首诗震撼了一代人,也必将在诗歌史上占有一定地位。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