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小学生炼铁记——《飘逝的枯叶》之十八 【原创】  

2017-02-01 18:30:18|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学生炼铁记

——《飘逝的枯叶》之十八 

   1958年夏秋之间,因为爸爸要下乡督促办公共食堂,妈妈要上山炼铁,我转到了一所可以寄宿的小学读书。

   那一段老师经常在上课时讲,要不了几年我们就都会过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天堂生活了。有一位代自然课的老师上课时说:“到那时侯,大家就不用为种地、做饭、吃饭忙活了。桌上放个小匣子,你想吃什么,一喊,你想吃的东西就会丛匣子里蹦出来。如果嫌吃饭浪费时间,你只要拿一根细铁丝蘸上一点米精、面精,用舌头一舔就饱了,三四天也不用再吃了。”他边讲还边用粉笔往舌头尖上比划了一下,听的我们直咽口水。有几个家庭困难缺衣少吃的同学下了课还围着他问,到底哪一年才能吃上米精、面精,他笑着说:“快了,快了,用不了几年。”我们一个个也都兴奋异常,唱起了“15年要赶上英国,中国人民有信心”的歌来格外买力,特别嘹亮。

一天,班主任黄老师说:“全国大跃进,我们怎么办?小学生也要为1958年炼出1070万吨钢铁做贡献!明天我们就投入战斗,到东山背铁矿。”

那年我9岁,又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哪里,拿什么背呢?我问老师,老师说:“拿书包背!众人拾柴火焰高,人多力量大,一人背一块,全校学生就是一千多块。”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吃完早饭,每人又在食堂领了3个馒头、一只梨,装到书包里排队出发了。从学校到东山约有10里路,7点左右我们走到了东山脚下。好家伙!只见连绵几座山上密密麻麻全是人,有凿山炸矿的、有拉车运矿的、有就地垒土高炉炼铁的、有拉菜运粮的;红旗招展,炮声隆隆,真壮观!我想起妈妈临走时好像说过她就是要到东山炼铁,就边随队伍挪动,边东张西望想看见妈妈说几句话。正张望间,猛听的黄老师惊慌失措地大喊:“快趴下!快趴下!”我抬头一看,只见从山顶上滚下无数篮球大、足球大、鸡蛋大,等大大小小的矿石来,有的从身边滚过,有的从头顶飞过,我赶忙钻到路旁的树干后面。我们的长蛇阵形队伍乱了套,哭爹喊妈的乱成一片。几秒钟后,安静下来,远远看见我们的老校长正在远处向开矿的工人发火,那工人不停的道歉说没料到炸药提前爆炸了。校长让各班老师赶快查学生伤情,还好,全校学生除几个因自己乱跑跌倒碰破点皮外,竟没有一人被砸伤。

有惊无险,我们继续向山上进发。前10里走的是街道马路,不知不觉就到了,上山虽说只有5里,在山脚就能望见山顶,但因为山路又陡又窄,所以我们一个个爬的小脸通红、汗珠直流。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两边偶尔还住着几户人家。令我们啧啧称奇的是已经快到共产主义天堂了,他们竟还住在山洞里,院墙是用柴草围成的篱笆,院里跑着几个浑身脏污、一丝不挂的小孩,有两个还把脏兮兮的手指塞在嘴里盯着我们看。大人大多也赤裸着上身,一个二十来岁的妇女正赤裸着上身在给孩子喂奶,看样子总有几年不洗澡了,像个疯婆子似的。山坡上星星点点地有几块炕大的地,种着点红、白萝卜和玉米,这一幕至今仍非常清晰地印在我的记忆深处。现在多少懂得点道理了,才明白:一个人再聪明、再能干,一旦离开了实践,就可能做出不聪明的事来。20世纪50年代,我国大多数人还没什么文化,许多人尚处于贫困之中,怎么可能以“一天等于二十年”的速度在十五年之内赶上英国呢?

才爬了一半,肚子已咕噜咕噜叫起来,腿也快拖不动了,我们一个个都从书包里掏出馒头和梨吃起来。边吃边爬,好不容易太阳当头时分才满头大汗地爬到堆放铁矿石的山顶。馒头和梨也吃完了,正好空出来装矿石。那时候的小学生学习用书只有两三本,大部分学生连个文具盒也没有,所以书包都很小。我费了好大劲,都快把书包撑破了,才勉强塞进去足球那么大的一块矿石。背起来一试,哟,这可不是馒头,足有十来斤。男孩子硬充男子汉,一个个硬撑着背起来往山下挪,女孩子都一个个嘟起嘴巴发了愁,老师动员她们换成馒头大小,才勉强背起来。

上山容易下山难。现在的东山已绿树成荫,开辟成国家森林公园,光洁的柏油路直通山顶;那时侯可是荆棘丛生,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以现在的标准看来那简直就不是路。我们大多在城里长大,再背上沉重的矿石,真是“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扶膺坐长叹”啊!一个个战战兢兢,都像石头一样顺坡往下滚着。老师招呼着我们像《潘先生在难中》那样子手拉手排成长蛇阵,才勉强定下身来。差不多花费了两个小时才算挪下山来,有几个女孩子简直可以说是坐着滑下山来的。肚子里的3个馒头早已无影无踪,浑身像软泥似的,连一丁点力气也没了。可是离学校还有10里路呢,只好硬着头皮往回蹭。来时,队伍整整齐齐,生机勃勃,歌声不断;回时,稀稀拉拉,游兵散勇,逶迤数里,哪个班也没力气唱歌了。

下午4点左右才算回到学校,把那块山一般沉重的矿石卸到学校操场的土高炉旁,我们几个住校的同学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奔向食堂吃晚饭。那时的学生身上一般都没有钱,街上也极少有饭店,只能到食堂去填肚子。可到食堂一看,大门紧闭,炊事员还没做饭呢,要到6点半才开饭。我们一个个都饿得心发慌,腿一软,就躺在食堂门口的砖地上呻吟着喊饿。这时,一个右派老师的儿子说了一句:“哎哟,我都快饿到国际顶点了!”我们几个“轰”一声都笑了。后来,这个才10岁的孩童为他这句喊饿声一直挨整到生命结束,为这句笑话付出了短短一生的代价。告密者就是包括我在内的周围躺着的几个9到10岁的顽童。后来每当想起这一幕,我都会感慨:人啊人,无论老少,一旦中了邪,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老师说,我们太小,炼不了铁,技术活儿由老师来干,我们就都没参加炼铁,但大致工序我还是知道的:先用土坯砌一个1——2米的土高炉,再依次在炉膛里摆上木柴、焦炭、石灰石、铁矿石,然后点着木柴用鼓风机拼命吹。风力不足时,有的老师还用扇子或扫帚在旁边用劲扇。不久,炼出了不少梯形“铁块:黑黝黝的,上面有不少蜂眼。老师们把这些“铁”整整齐齐地码在操场边上,全校还敲锣打鼓地去市委报了喜。市长接过喜报,直夸我们人小志气大。同学们一个个欢呼雀跃,我也喜滋滋的——要知道,这里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呢。后来这堆“铁块”就一直放在那里,一直到我小学毕业离校时还码在那里,观看体育比赛时,不少同学就坐在上边,被我们的屁股磨得光溜溜的。也怪,别的铁经日晒雨淋都要生锈,我们炼的铁怎么不生锈呢?好铁!20世纪70年代初,我偶尔经过那里,见那堆“铁”不见了。因为其中有我的一份汗水,我问门房老头那堆铁哪里去了,老头说,一直放在操场碍事,学校想卖给废品收购站,可收购站的说那不是铁,不收,学校只好花钱雇车拉到城外垃圾堆上扔了。我心里好一阵惋惜,要知道那天背矿石差点把我们砸死累垮不说,学校还烧掉了大礼堂千余把椅子呢。原来我们开会都是坐在椅子上,炼铁时缺木材,为了“超英赶美”,校长情急之下下令把这千余把木椅都搬出来炼了铁了。以后,一直到现在,48年过去,学校一直没有钱再买这千余把椅子,学生开会一直是席地而坐。

十几天后,爸爸下乡结束返回机关,妈妈也从山上回了家,来学校叫我回家。我回家后,见爸爸机关上从地委书记起,下到通讯员止,炼铁正炼得热火朝天。他们垒的高炉比我们垒得高,鼓风机的劲也大,不少干部像炼钢工人似的头戴防护帽,眼戴墨镜,手持长铁棍,比我们学校强多了。一天,我正站在旁边看得热闹,突然从土高炉里飞溅出来的一片铁花落到我的脸上,疼的我大叫一声蹲到地上。人们急忙把我送到医务室治疗,万幸没有落到眼睛上,只是在下巴处留下了花生米大小的一块疤——一个我参加过“大跃进”的光荣标记。

只是至今我也不知道烫伤我脸的东西是不是铁。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