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打麻雀 ——《飘逝的枯叶》之十七 【原创】  

2017-02-01 18:27:29|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85

打麻雀

——《飘逝的枯叶》之十七

1958年初,还没有大放粮食卫星钢铁卫星的时候,我们小学生正大唱关于《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的歌曲。校长和班主任都号召我们要积极投身到除四害的运动中去,对消灭其它三害”——老鼠、苍蝇、蚊子,是如何参加的,我都淡忘了,惟独对打麻雀这一害的过程记得十分清楚。因为我当时虽然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但却因自己的特殊爱好,热情而痴迷地参加了消灭麻雀运动,并曾偶然地跌如了我人生的低谷”——受到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记大过处分。

我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喜欢玩弹弓。今天的孩子已很少见到这种玩具了:前边用粗铁丝弯成U形,下边再弯一个把;U的两端弯成“O”状,在两个“O”中拴上两根七八寸长的橡皮条;在橡皮条的另一端拴上一片皮革做的包石子的弹包。打目标的时候,将石子放在弹包里,左手握紧弹弓架,右手拉住弹包往长拉胶皮条,闭住左眼,用右眼瞄准,右手一松,石子就会飞出去。打弹弓高手,起码在二三十米之内能十有九中。在小学一、二年级时,常有同学因为玩弹弓打了人家的玻璃或伤了同学等事挨老师的训,弹弓也经常被没收。一号召打麻雀,弹弓不再是顽皮儿童的玩具,一跃而成为灭麻雀运动的得力武器了。身价陡增。老师不仅不再没收弹弓,还鼓励我们做好点,争当打麻雀的小英雄。

儿童时代,对一切新鲜事物都会入迷。我爱玩,又能当雨来式的小英雄,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我精心做了好几付弹弓,将铁架子弯成上部宽“U”状,下部窄“U”状的样子,再用细铁丝密密地缠住下部;挑选了极有弹性的橡皮条——五十年代的汽车内胎和自行车内胎比现在的厚,是纯橡胶做的,弹性极好,不象现在的内胎是合成橡胶做的,又薄又没有弹性。每天只要一下课,我就就像现在准备参加2008年奥运会的国家运动员一样勤学苦练。先打树干,打准了,再打树叶。白天练,晚上练,见缝插针地练。铁杵磨成针,功到自然成,经过一、两个月的苦练后,我打树叶居然能达到百步穿杨的水平。后来就在校园内、马路边、家属院内打麻雀。开始收获率很低,因为麻雀很狡猾,我刚拉好架式瞄准了准备打,麻雀就飞了。后来同院的一个高年级的学生告我,一要隐蔽好自己,二要快,一两秒钟内就要发弹。他还给我做了几次示范。又经过近月余苦练后,果然灵验,收获日增。到1958年五、六月间,我每天就能打到10只左右了。可是城里的麻雀越来越少,已经快被成千上万名小学生打光了。我和同学们就三三俩俩相跟着到城郊去打。农村田野上、打麦场上有粮食、小昆虫吸引麻雀,农民看来对打麻雀运动没有小学生热心,麻雀经常是一群一群地在庄稼地、打麦场上飞。有一个星期天我竟打了三十多只。到快放暑假时,我缴给学校的麻雀数累计超过了一千只。学校召开了除四害祝捷大会,校长在大会上表彰了8名上缴麻雀超过一千只的学生,并授予我们8打麻雀小英雄的光荣称号。我和电影里的战斗英雄一样,胸前戴上大红花站在主席台上,神气极了!

放假那天,我们几个男同学上厕所。与男厕所一墙之隔的是女厕所,女厕所有一颗很高很高的桑树,上边除有绿油油的桑叶外,还结满了密密麻麻的桑葚儿——一种极甜的果实。有几个女同学正趴在树上摘桑葚儿吃。那时的学生都很封建,都深信孔圣人的男女授受不亲的人生准则。好家伙,这还了得,女生爬那么高,那不看到我们了?我看出爬在最高处的那个女生正是绰号叫大瞪眼的女同学。这女同学的父母好像都是从北京来的高级医生,她平时穿得很资产阶级,一看就知道是个资产阶级小姐。加上她长的又高又漂亮,特别是眼睛特别大,长得活象大影星秦怡,所以同学们就给她起了个绰号大瞪眼。她平素高傲得很,从来不正眼看一下我们这些又脏又丑的小土包子。好,这回可逮住你了,叫你再傲!说时迟,那时快,我掏出弹弓,掏出衣兜里的常备的小青石块安装到弹包里,瞄准她那黑油油的脑袋打去。只听哎呀一声尖叫,大瞪眼已吊在树枝上了,随后就是哇哇的号啕大哭声。吓的我们几个掉头鼠窜而去。

第二天上午,教导处赵主任把我叫到教导处。我一进门,只见大瞪眼正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抽泣,右太阳穴处肿起一个大黑疙瘩。赵主任本来又胖又黑,平时我们就很怕他,偷偷叫他赵阎王。这时赵阎王的脸更黑了。见我进来,他啪!地猛拍了一下桌子,就训了起来:看你做的好事!叫你打麻雀,谁叫你打人?打麻雀是英雄,打人就是狗熊!小小年纪,就这样无法无天,这还了得!看,你把人家小闺女打成什么样子了?非处分你不可!我吓得龟缩起脖子低下头,双手紧贴胯部双腿发抖,一声不敢吭。赵主任说:去!回家叫你爸来给人家治伤。

结果,我爸给大瞪眼家出了几十元医疗费不说,学校还在大会上宣布给我记一次大过的处分。

前段在报刊杀上偶尔看到批露当年开展灭雀运动内幕的文章,我才了解到我当年这个灭雀英雄只不过是由伟大领袖亲自指示开展的灭雀运动中的亿万小小弄潮儿中的一个。19561月,毛泽东主席同14位省委书记讨论制定了《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其中第27条规定:除四害。从1956年开始,分别在5年、7年或者12年内,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基本上消灭老鼠、麻雀、苍蝇、蚊子。这样,就在全国城乡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灭雀运动,上海市仅在开展灭雀运动的前5天便灭雀686172只。我还从报刊上知道了后来为什么又不让打麻雀了。原来是科学家郑作新先生等经过调查研究,发现麻雀捕食害虫的益处要超过糟蹋粮食的害处,才挺身而出上书中央,为麻雀翻案。毛泽东主席了解此情况后,在19603月指示说: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虫。口号是除掉老鼠、臭虫、苍蝇、蚊子历时5年的中国灭雀战才偃旗息鼓。

挨了我一石子的大瞪眼文革结束后去了法国。前几年回国邀老同学聚会,我笑着向更加资产阶级的她道歉,请她原谅我儿时的孟浪。她瞪圆了她已经变得不大的眼睛说:还有过这事吗,我怎么不记得了?细想想,也难怪她淡忘了,一则她生活在动物保护组织肆意横行的欧洲,早已没有除四害的概念;二则这四害至今并未被彻底消灭。四害之中似乎只有不该被消灭的麻雀比20世纪50年代少了许多。这其中就有我的一份罪孽。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