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有趣就好——《飘逝的枯叶》之三十三 【原创】  

2017-02-10 10:22:36|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4.10.10                                                             有趣就好

                                                            ——《飘逝的枯叶》之三十三

 

      我上中学时,家离学校有十来里,那是学生上学都是步行。我每天早上五点就得起床往学校赶,6点以前必须走进教室。那年月,不仅工人、农民穷,就是领导干部也穷。我家所居住的地委机关家属院的几百名上学的孩子,没有一个有自行车的。有一个地委监委书记(相当于现在的纪检委书记)的孩子张湘海和我同校,我俩也同样买不起自行车。那时候的城市不像现在一样到处都灯火辉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汽车和人群,天一黑,大街小巷就黑咕隆咚的没车、没人、也没灯光了。一个人穿街过巷,黑幽幽、静悄悄的,很是令人觉得阴森得可怕。所以我俩约好做伴,每天相跟着一起上学、放学。

     但我俩一会儿小巷,一会儿大街,需要步行近一个小时才能走到学校,一声不啃地默默行走实在是无趣。那个时代的学生别说MP3、MP4了,就是连个半导体收音机也没有。万幸湘海恰恰爱唱歌也会唱歌,大大缓解了我们十来里步行单调无趣。唱什么呢?老唱《长征组歌》、《大海航行靠舵手》等“红歌”恐也无趣。说来也恰好,当时全国正热映黄婉秋主演的电影《刘三姐》,当时几乎全国观众都觉得《刘三姐》唱的歌好得简直没法说,全国都在看,全国人都喜欢,许多小青年都在学电影中刘三姐和其他人物对唱的山歌。湘海看见挺木讷,但他极具唱歌天赋,脑瓜子也特别灵,仅仅看了两遍《刘三姐》,就能把整场电影的所有山歌一字不落地唱下来——一字不错,一点不走调!

      每天天刚蒙蒙亮,五点我俩一上路,他就开始唱起来,一直唱到校门口我俩分手。每晚一出校门,他就又唱开了,一直唱到家属院我俩各自回家睡觉。大约有半年光景,我都是在听他唱优美有趣的《刘三姐》的山歌中上学、放学的。对我来说,在那文化生活极为单调的年代,湘海的山歌给我单调无味的上学路画上了五光十色的色彩,配上了悠扬婉转、活泼有趣的歌声。

     湘海不仅会唱歌,学习也很好,考个大学没问题。但随后突兀而起的文革摧毁了他的和我的名牌大学梦。我和他都到农村插队、到工厂做工去了。在此期间,他又迷上了绘画。真有天分,他竟自修到可以画逼真的毛主席像,引得许多单位请他去画当时几乎每个单位大门口都有的巨大的毛主席像。他干得兴趣盎然,竟能换几顿好饭吃和得一点零花钱。我们城市各个单位的毛主席画像中,有十几个是出自于他的画笔。

     文革结束后,他又喜欢上了无人愿学、枯燥无趣的哲学,1977年他考上了山西大学哲学系。毕业后,他的家庭本来是可以给他安排个走上仕途的干部工作的,但他却选择了当哲学老师。他对我说:“我对做行政工作没兴趣,只愿意干我觉得有趣的事。”我当时很为他惋惜。后来看了孔子的“知之不如好之,好之不如乐之”的箴言,才体会到还是他聪明,因为他一生始终生活在乐趣之中,那不就是幸福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