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那个逝去的小山村——《飘逝的枯叶》之九  

2017-01-28 23:13:22|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4.12                                                   那个逝去的小山村

                        ——《飘逝的枯叶》之九  

 

说到飘逝的枯叶,首先浮现在我脑海间的便是那个已经消逝了的、太行山深处的我的故乡——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山村。童年,是人一生中最纯洁、最无忧的时光。我的童年,就是在这个小山村度过的。

已经废弃的我们村,还能看出点昔日的痕迹:远处第一个、第二个院子即我家以前的住处,现已无人居住。我家上边一层原来住有四户,下边一层原来住有三户,现已全部废弃。 

要说起这小村来,可真够偏、真够小的。20世纪70年代她还存在的时候,假若我从北京出发回我们村:第一站是坐火车或汽车南行1000里到邯郸市,这一段需要整整一天。第二站是由邯郸坐汽车爬上群峦叠嶂的太行山(70年代后期通了火车),过39个隧道,四五十座桥梁,方可到达号称天脊的晋东南地区的首府长治市,这一段也需将近一天。第三站是由长治北行100里,坐汽车到我们县城;这一段大约须三个小时。第四站是出县城西关,沿小路向西北行25里就可达到我们村了。因沿途皆河流和羊肠小道,须过十一条小河,下三个陡坡,上三个陡坡,所以必须步行。这一段虽仅有25里,但却须四个小时。一般如早晨从长治出发,到家就黄昏时分了。所以从北京到我们村,马不停蹄地走,需要整三天。

这四段路,越来越短,但越来越难走,最难走的由县城到我们村的最后25里。对没有山区步行经历的人来说,这段路可谓接近上青天了。第一难是那弯弯曲曲的十一条小河(其实是一条浊漳河的支河,但她在山坳里弯弯曲曲一直转)。因为河很小,清澈见底,多为半尺深、几米宽而已,所以过河并不需要桥,仅仅是路人顺手在河中摆几块大石头,供行人踩着过。那石头奇形怪状,一点也不平整,踩上去一直晃动。从小就在城里长大的妻子第一次跟我回老家,就一条小河也过不去,全是由我背过去的。第二难是下坡和上坡。按说我的家乡一代不算什么山区,海拔大概仅比县城高几十米。一路上也没什山脉,多是庄稼地和土路。但在这25里地之间,横亘着三道千百万年来雨水日积月累冲击而成的深沟。要回到我们家那个小村,必须翻过这三道深沟,也就是说,必须下三次坡,上三次坡。这三道沟很深,垂直深度大约有七八十米,村人图节省时间,舍不得坡度太斜,因而这些小路很陡。坡度一般都在50度以上。所以下坡时要尽量控制身体保持直立,不要前倾,不然会收不住脚步往下跑起来,那就有摔到坡底下的危险。上坡的时候,则要身体尽量前倾弯腰,一步一步慢慢爬,想快也快不了,每走几步就得停下来喘喘气。因而这三道坡最少须耗去近三小时。当上完最后一个坡,已累得精疲力竭、肚子空空时,方可到达我们那个小村的领导机关——大队部。绕过大队部办公的大庙,沿一条隐没在庄稼地中的土路北行2里,走到一个很小的只有一人高的残破不堪的小庙——"五道庙"时,再往西拐,沿只有一米宽的土路走20米后,再下一个坡度足有50度的陡坡,下到坡底的一个山坳里,就到了我们村了。

尽管回那个钻在山坳里的小村很是艰难,但一旦走进去,我就觉得那真是一个万分美妙的天国!在小小的山坳里,村民依山修建了几十孔窑洞,他们世世代代在这里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田而食,凿井而饮的慢悠悠的小农生活。远远看去,这一层层从低到高、用大石块砌的建筑群象布达拉宫似的雄伟壮观。自古就十分喜爱清洁的村民用石灰泥把院墙抹得光洁雪白,好似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深山里少女的凝脂。漫山遍野的杨树、槐树、松树、柏树、桃树、李树、杏树、枣树、核桃树、花椒树……将村子遮蔽得仅仅露出些雪白的院墙,远远看去,赤橙黄绿青蓝紫,参差错落,像一幅七彩立体油画似的。对面山坡上缓缓移动着的几片白云,是放羊汉放牧的羊群;山脚下小石潭边,时而低头饮水,时而昂首哞哞鸣叫的,是队里集体饲养的几头黄牛。一个极象电影中李双双神态的村妇从坡下羊肠小道上挑着一担水忽悠忽悠而来,清脆的嗓音象村里唱大戏时吹的唢呐声:二蛋!你奶奶叫你回家吃饭———被村民称作骂断街的三丑家,别说我们这些猴孩子,就是长的象黑铁塔似的生产小队长也怕她几分。我们几个兜里塞满还嫩绿的桃子、满脸浑身脏的一塌糊涂的顽童一听到这唢呐声,一个个急急从路边山坡上的桃树上哧溜哧溜下来,四散飞回上上下下自家的院落中。

村西通往邻村的小道边有一片黑压压的松林(五年前我回乡忆旧,那里已经只剩一棵小松树了),林间有一座呈圆明园残垣断壁状的关爷庙。其实这堆瓦砾早已没有一丁点儿武圣的蛛丝马迹了,只不过是由村民们一代代顺口叫出来的一座庙。关爷庙西面是一道南北走向五六十里长、低于关爷庙一百多米的深沟。沟对面有一也仅仅有十来户人家的小村,这村子虽和我们村的直线距离不过一百多米——站在我们村村边高声喊,他们村的人就能听的一清二楚;但要走到对面这小村,需下坡三里、上坡三里,坡度少说也有四五十度,真可谓清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不用半天时间是走不过去的。所以除非婚丧大事非来往不可,两村村民之间一般有事只是站在村头通过高声大喊传话,人们是极少去受攀援之苦。这就使得距我们村仅四五百米的关爷庙常年人迹罕至、草木丰盛,成了一个十分幽静的所在。说它幽,是因为这里长满了各色乔木、灌木、花草;在这绿油油的立体世界中,只有一条隐约可见、宽一尺左右的羊肠小路弯弯曲曲地通往沟底。现在城里人已很难闻到的湿润而草香四溢的空气充满了这一方只属于植物、动物的世界。长在灌木丛中的各色野花散发着的花香随吹拂的微风钻进路人的肺腑,使人晕乎乎地仿佛进入了一个远离尘世的幽深世界。说它静,是因为这里具有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那样的静。说它动,是因为这里虽少有人声,但动物的声音却多得很;鸟啼狐鸣,彼此起伏;野鸡、松鼠、石鸡,奔跑欢叫;啄木鸟、黄鹂、喜鹊、白头翁……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鸟在树木、灌木间上下翻飞、自由鸣叫。狐狸藏在沙棘丛中,不时窜出来袭击一把。现在已经根本见不到的狼也经常光顾,与残垣断壁间黑压压的苍松翠柏一起给这片充满自然美魅力的小块自然界注入了阳刚之气。

今天已变得十分令人尊敬而怀念,还有人把它当作图腾的狼在当时是极遭村人惧怕且仇恨的,因为狼不仅骚扰飞禽走兽,还三天两头窜到村里偷吃老百姓的鸡、猪、羊,经常袭击人,甚至偶尔还吃过在村头玩耍的小孩呢。一天傍晚,在十几里外的大村上小学的才9岁的表姐正在关爷庙旁的灌木丛中摘醋柳(即沙棘),一只狼突然扑出来,一口咬住表姐的脖子叼上就跑。万幸正碰上放羊归来的村民憨则。平日很被村民鄙视的放羊汉憨则见状大喝一声,举起羊铲就打,吓得狼一松口,扔下表姐仓皇逃窜而去。憨则是解放前从山东逃荒过来的,与本地户没有血缘关系,加上穷得叮当响,当时虽然已经二十七八了,仍是光棍一条。他住的破窑洞是别人丢弃不要的,窑里除了一卷铺盖、几个破锅烂碗外,一无所有,穷得和赵树理笔下的李有才差不多。就连每天与他形影不离的羊和看羊狗也是农业社的。所以他名不副实的的官名”——“富贵几乎无人知道,他只能和阿Q一样被人直呼小名”——“憨则。聪敏伶俐、学习分外刻苦的表姐后来考上了北京大学。因为表姐是我们县解放后第一个考到毛主席居住的北京城的大学生,村人都说她是文曲星下凡。村里几个老人说,当年表姐从狼口拣了条命是因为关老爷下凡将英灵附到了憨则身上,不然窝窝囊囊的憨则哪有那本事?但后来成了才的表姐却没有给关老爷烧过香,只是一直没忘记憨则的救命大恩。无论是在北京上大学,还是后来当了大学教授,只要回乡探亲,就一定要带好多好多好吃的去看望憨则。七八年前,憨则老人以八十多高龄去世,已年逾花甲的表姐闻讯寄回一笔钱来,让家人代她奠祭。

在这片松林里还出现过一只金钱豹。一天傍晚,一个由离我们村八九里地、更为偏僻山的另一个小村子嫁到我们村的新媳妇回娘家时,恰恰在只有一尺宽的小路上迎面碰到了一只豹子。但豹子并没有伤害她,只是瞪了她几眼就转身跳上山崖跑了。但新媳妇受惊吓过度,回家病了两天就丢下新郎走了。村人说,新媳妇不是文曲星,自然老天爷不会派关老爷来救她这样斗大字不识几个的土百姓了。

直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我们村还看不到上点现代化气息。我1968年到1970年在家乡插队时,村里除了保温瓶和手电筒外,再没有任何具有现代人生活痕迹的东西。就是手电筒,全村也只有生产小队长有一只,那还是他在全县民兵比武大会上得了扔手榴弹第一名得的奖品。他为这宝贝做了个红布套,整天藏在怀里,别人根本借不上光。

                                                                                                   ——200112月于荆州古城转发至微博

转发至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