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复仇》阐释——《悲壮的抗战》(五) 【原创】  

2016-01-31 21:57:34|  分类: 8、野草阐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仇 

人的皮肤之厚,大概不到半分,鲜红的热血,就循着那后面,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散出温热。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煽动,牵引,拼命希求偎倚,接吻,拥抱,以得生命的沉酣的大欢喜。
   
但倘若用一柄尖锐的利刃,只一击,穿透这桃红色的,菲薄的皮肤,将见那鲜红的热血激箭似的以所有温热直接灌溉杀戮者;其次,则给以冰冷的呼吸,示以淡白的嘴唇,使之人性茫然,得到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而其自身,则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这样,所以,有他们俩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对立于广漠的旷野之上。
   
他们俩将要拥抱,将要杀戮……
   
路人们从四面奔来,密密层层地,如槐蚕爬上墙壁,如马蚁要扛鲞。衣服都漂亮,手倒空的。然而从四面奔来,而且拼命地伸长颈子,要赏鉴这拥抱或杀戮。他们已经预觉着事后自己的舌上的汗或血的鲜味。
  
然而他们俩对立着,在广漠的旷野之上,裸着全身,捏着利刃,然而也不拥抱,也不杀戮,而且也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他们俩这样地至于永久,圆活的身体,已将干枯,然而毫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于是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于是只剩下广漠的旷野,而他们俩在其间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干枯地立着;以死人似的眼光,赏鉴这路人们的干枯,无血的大戮,而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二十日

 

 

【阐释】

19241220日,一个周末的夜晚,鲁迅怀着愤激的心情接连写下了两篇题目相同的散文诗《复仇》和《复仇(其二)》。

既然是复仇,那肯定有个向谁复仇和谁是复仇者的问题。这两个问题本来不难回答,根据鲁迅一生的思想脉络是比较容易理解的。但后来在强调阶级斗争和“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的年代,这一问题反而变得复杂起来了。当时,有人根据当时的“阶级斗争理论”,说鲁迅的观点是错误的,鲁迅当时还不是共产主义者,看不到群众的力量,看不到革命的前途,因而才会写出《复仇》这样的文章来。

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这一问题才又不成为问题。

其实,鲁迅自己在《〈野草〉英文译本序》中说得很清楚:“因为憎恶社会上旁观者之多,作《复仇》第一篇。”后来鲁迅在1934516日致郑振铎的信中说:“不动笔诚然最好。我在《野草》中曾记一男一女,持到对立旷野中,无聊人竟随而往,以为必有事件,慰其无聊,而二人从此毫无动作,以至无聊人仍然无聊,至于老死,题目《复仇》,亦是此意。但此亦不够愤激之谈,该二人或相爱,或相杀,还是照所欲而行的为是。”这就说明,鲁迅这里不是向统治者复仇,而是在向社会上的“看客”复仇。

鲁迅为人处世的鲜明特点是爱憎分明,疾恶如仇和痛打落水狗,鲁迅的创作也完全是为他的救国救民的大目标服务的。1930年代,他在谈到自己的文学创作时说:“说到‘为什么’做小说罢,我仍抱着十多年前的‘启蒙主义’,以为必须是‘为人生’,而且要改良这人生。我深恶先前的称小说为‘闲书’。而且将‘为艺术而艺术’看做不过是‘消闲’的新式的别号,所以我的取材,多采自病态社会的不幸的人们中,意思是在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 。”(《我怎样做起小说来》)可见,鲁迅是把自己的文学作品的主旨集中于启发民众觉悟,唤醒普通百姓这一关键性问题上的。那么中国普通人有些什么病苦呢?面对别人的痛苦,乐于充当看客就是鲁迅深恶痛绝的一种存在于普通中国人身上的普遍性劣根性。鲁迅在他的小说《药》中写到的那些脖子伸长了像鸭一样的老百姓,漠然地看着革命者夏瑜为民众争取自由民主而被砍头的场景就是极为生动形象看客场景。鲁迅在另一篇文章《娜拉走后怎样》也曾明白地说过:“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牺牲上场,如果显得慷慨,他们就看了悲壮剧;如果显得觳觫,他们就看了滑稽剧。北京的羊肉铺前常有几个人张着嘴看剥羊,仿佛颇愉快,人的牺牲能给予他们的益处,也不过如此。而况事后走不几步,他们并这一点愉快也就忘却了。对于这样的群众没有法,只好使他们无戏可看倒是疗救,“正无需乎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的韧性的战斗”。“使他们无戏可看”,就是鲁迅的“复仇”。

虽然看客现象在人类社会也是一个普遍性现象,但中国的看客文化历史悠久而普遍。这主要和中国封建专制制度漫长而悠久有关。中国的封建统治者为了使自家的皇权永固,一方面压制农民的反抗思想和行为,从而逐步形成了抑武政策。另一方面要求老百姓学习中心“礼——人分等级的儒家经典,并以此作为科举文化考核的唯一内容,这就形成了重文的政策。这就造成了在中国古代社会在唐朝以前还一度兴盛尚武传统逐渐衰落,到宋朝就失去了掌握朝政的地位了。自宋代以后,逐渐形成了看客传统——人们在看到强权暴力施暴的时候,就只会想到躲开保护自己,甚至站在远处观看取乐了。

在几千年的专制制度的统治下,中国人从未有过与上等人——皇帝、大臣、各级官员、地主平等的做人权力,吟哦日心中也就不能建构一个的自我。对于一个自己还不是一个有认得崇高尊严的人格的来说,是不可能以的同情心去看待别的人受虐待的。

当然,中国人的同情心还是有的,但太多的苦难他们的神经对自身与他人的痛苦变得麻木了,使他们觉得自己与他人的痛苦是合理的,应该忍受得了。从千百年的生存的经验教训中,他们得出了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生存智慧。久而久之,在吃过很多亏以后,这种生存智慧便被看客们内化成了自身的处世哲学,于是,看客文化就成为一种中国古代社会的特有突出现象并在宋以后的元明清民国的社会现实中得到不断地强化。

由此可以看出,鲁迅对看客现象的批判,也并不违背真正的阶级斗争理论,因为看客现象严格来说,也是阶级压迫的产物。鲁迅能在一百多年前揭示出中国人得这一劣根性,足见鲁迅思想的尖锐和深刻。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