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140801《回归自然》 【原创】  

2014-08-01 23:11:31|  分类: 3、《山地耕耘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归自然 

    自然,指的是没有经过人为改变的造物主留下来的空间,包括社会在内的整个物质世界都属于自然界。可见,人是作为自然界的一部分存在着的。人与自然,谁大谁小?也就一目了然了。人的存在始终被包容在自然之中。

    中国古代诗人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喜爱出游,行云流水般游走在广袤国土之上,登山,涉水,探险,访友,顺江河而下,沿山道而上……按李白的说法,“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按王维的经历,“松风吹解带,明月照弹琴”,按陶渊明的体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可以说,中国古典诗歌的来源就是:山水之间。

    山水之间,万物生长;山水之间,风起云散;山水之间,可以寄情;山水之间,可以忘我;山水之间,情绪因心而生,意象随景而变,感觉飞来飞去……诗人看见了听见了闻见了梦见了……一篇篇声色味俱全、天地人都在的诗(包括五言、七律、词赋等等),就这样自然生成了。有些诗脱口吟出,完全即兴,另一些则几经推敲,费尽心血。

    出行途中,中国古代诗人还喜欢饮酒。在中国的诗歌传统里,诗酒不分家。走累了,口渴了,酒可解乏,又可止渴;遇到知心好友,更是千杯嫌少,边喝边聊,渐渐敞开内心,不知不觉,已是月明星稀。如果喝醉了,那就呼呼大睡,或者狂言乱语,至于酒醒何方,根本不用管它。李白讲出了酒中奥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喝这么多酒,不是为了贪杯,正是为了“合自然”啊!像大自然一样,酒也能让人彻底放松。

    可惜一百多年来,现代文明崛起的过程,也是自然山水遭殃的历史。如今的大自然,正饱受人力野蛮介入的蹂躏之苦。无节制的人类占有欲,使大自然再也无法“自然生存”下去了。人与自然的那种大小关系,已经被“颠倒”过来。人以为,他是“大于”自然的,他是可以“战胜”自然的。这正是现代人的最可怕异化之一,他把大自然这个生他养他的母亲当作了敌人。

    人正在逐渐沦为“非人”,因为背弃了大自然!在城市文明的七彩肥皂泡里,现代人的“自我”已经膨胀到了就要“胀破”的惊人程度。我,我,我!一切都得为我所用。以国家的名义,人甚至争夺对天空、月亮、火星的拥有权!而神魔一体的科技,确实推动了社会和事物的变化,但反过来又置人于生存危机之中,因为人无力消化科技发明的毒副作用。

    在大城市,像文明一样修剪整齐的公园,流露出人对自然的一种依恋之情,但毕竟只是点缀性的。应该说,现代诗人的生存背景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们面对的,不再是山水之间的清风蓝天鸟语花香,而是沥青马路水泥高楼混凝土立交桥之间的轰隆隆噪音。现代诗人内心的不安、破碎、焦虑,也就不难理解了!现代诗的技术主义、晦涩抽象和生命贫血,也就成了一种趋势。

    怎么办?诗人必须回到自然中去,回到山水之间去。但问题是,怎么回去?回得去吗?

 

【读后感兼评“哥本哈根”】            鲁迪

 

人类将走向何方?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其实,“聪明的”人类的许多身前事,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往往是想不清楚的;经常是到了身后,在他们即将离开这个世界时,才会想明白。

艺术,必须首先在人类的眼里和心里感觉到它是美的;其次,艺术必须是从内里是关爱人的,必须是充满人文精神的。这是所有严肃的艺术作品必须具有的属性和品格。

《哥本哈根》便是这样的又能使人明白,又能给人美感的艺术品。1998年,英国剧作家迈克·弗雷恩的剧本《哥本哈根》由英国皇家国立剧院在伦敦首演,其后,该剧连获普利策、托尼两项大奖,在欧美引起了广泛的轰动。几年来,许多国家争相上演,一时形成了“哥本哈根现象”。                                     

观看该剧后,我不得不叹服,英国剧作家迈克·弗雷恩是个具有敏锐的艺术触觉和阔大而深厚的人文精神的艺术家。在《哥本哈根》中,他以唤醒“红尘”中杀得红了眼的风云人物的良知和理性为目的,仅用了三位科学家海森堡、波尔及其妻子玛格瑞特三个人物的灵魂之间的对话,就艺术地解答了人类在平安富足、满足物欲、追求功利的“红尘”世界想不清楚的问题。在剧中,也正因为这个戏正常逻辑的时空概念被打破了,异化了的人类的思维定势被解构了,《哥本哈根》在终日沉溺于功名利禄、你攻我杀的芸芸众生的观赏中,起到了振聋发聩的作用。

如果我们能站到老康德和身患残疾的霍金的立场上思考,当会在脑海里出现下列景象:不知是在多少万年前,在茫茫宇宙的某一角落,在其中一个小小的星球——地球上,不知何因,产生了一种似乎比“天地精华所生”的孙悟空还要厉害的动物——后来他们自称为“人”。好象这种动物非常“聪明”,他们在地球这个小小星球上逐渐繁衍发展壮大起来,他们在地球上灭掉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各种各样的动物植物以利自身的安全和被自己利用,留下一些动物植物供自己吃喝玩乐;他们自谓是宇宙间“最伟大的神灵”,自夸“人定胜天”,他们移山造田开河修路筑坝,直至建造拖拉机收割机烘干机火车飞机轮船,枪炮子弹火箭导弹,宇宙飞船……人,这种“宇宙中的精灵”,曾经并正在以一种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是以什么为目的的速度“发展”着。千百年来,对自身的这种伟大业绩,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也曾悲叹“世风日下”,幻想着回到“小国寡民”、“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原始生活,然而更多的人则赞叹着自己所创造的这个世界的“日新月异”,继续以一种疯狂的速度“创造”着。这种“创造”给人类带来了种种便利,如衣食住行的巨大变化;但也给人类带来种种不利与危险,如各种污染、心脑血管病等直至一摁核按纽便可以把人类全部毁灭三次的巨大危险……

20世纪下半叶以来,有一小部分人冷静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即使发展到物质“极大的丰富”的无比繁荣社会,如果那个大国总统一念之差,一摁核按钮就把全人类的千万年努力付诸东流,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即使能够将来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物质利益和精神利益,但把人搞得象现在国际大都市人那样每日急惶惶疲于奔命,一个人的一生又有多大意义呢?不少人不得不悲叹,他们已极难享受到苏轼在长江上的那种“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起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的美妙心境了。所谓“可持续发展”便是在这种大思考的背景下产生出来的。也正是在人类中一部分睿智者的敏锐思考中,才使得相当一部分知识者一再呼吁:在现代化的同时,要注意保持一些远古的纯粹;在科学研究的同时,要注意科学研究的目的不能脱离人本精神。也正是在这样一种哲学思考的大背景中,才产生了以这样的人文精神为底蕴、企图唤醒人类的理性与良知的文学作品。

无疑,《哥本哈根》是属于后现代的,它还不适于一般中国人观赏,但它能够以如此之快的速度登陆中国舞台,不能不说与已经深受发展所带来的负面效应之苦的中国现状有关。也正是因为它触及了这一对人类至关重要的大问题,国家话剧院才把它搬上了北京的话剧舞台,也才同样引起了我国各界的极大关注。

《哥本哈根》的文本意义是深邃的。从表面看,《哥本哈根》表现的仅仅是1941年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一件小事: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看望他的同行兼师长波尔,他们谈战争,谈9月的那个雨夜,谈纳粹德国的核反应堆,谈同盟国正在研制的原子弹……他们不断叙述着会见的“真实”。但内里,迈克·弗雷恩却是借二战时期两位敌对阵营的核物理科学家在一次冒着生命危险的神秘会面中的交谈,向人类提出了一个极为严肃的命题:科学研究与道德人伦的界限究竟在哪里?对一个科学家来说,最重要的是追求科学研究的成就,还是遵从“以人为本”的人类良知?其实,这还仅仅是表层含义,从更深层次看来,《哥本哈根》对人类的启示还有更为深刻的内涵。剧情告诉人的,还不仅是说科学是一把双刃剑,掌握在谁手中,将决定人类历史的祸福两个相反方向和进程;而且还告诉人类,在人类极力推进的物质文明与精神的文明的历史进程中,几乎同时就存在着一种相反方向的运动,人类的伟大创造一旦离开关怀人的精神和人的命运的轨道,这种运动就可能向人类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甚至毁灭的祸害方向发展。给人类带来空前巨大损失的一战、二战、环境污染及二战后冷战所带来的天文般数字的军费开支已明显地说明了这一点。剧中的一对睿智的科学家一再对自己的良心发出责问和谴责,以致于死后的魂灵仍耿耿不已而无法释怀。 这事实上是作者对人类所推进的现代化运动的逆向性破坏的睿智的大范围思考。作者通过这个故事来揭示了历史和未来存在着的另一种可能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哥本哈根》是站在人类进步的立场上,对人类的未来的大走向的一种惊世骇俗的警告。作为一个关爱人类整体命运与未来的智者,迈克·弗雷恩的作品透示出了真正的人本主义精神。剧作提出的问题是现实而巨大的。“科学”在各种各样的政客、军人、科学家的控制下的多向发展对整个人类的未来产生的影响的确是个大问题。眼下的转基因食品、化肥粮食、农药水果、化纤衣服、水泥盒子房间、核粒子、克隆、网络技术中的任何一种,一旦控制不好,都将可能给人类带来极其可怕的灾难。事实上,人类所创造的一切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成果都应该是围绕人过更好的生活而存在的。不仅戏剧应该将关怀人的精神和命运放在第一位,所有文学作品都应该将关怀人的精神和命运放在第一位,直至一切文化创造都应该将关怀人的精神和命运反复在第一位。这,才是《哥本哈根》的终极关怀所在。

与此相关联的其实也有女性主义问题。大概在人类的远古阶段,也不大将男女分得那么清吧。但随着社会发展,母系父系地分得清楚起来,尤其是进入父系社会的奴隶社会阶段后,人类创造了一夫多妻、一帝多后、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直至隋炀帝的后宫佳丽四万八千多这样“灿烂的”两性关系文化。又如对女性管制的文化也是大大令其它动物望尘莫及的:《女儿经》、《家教》、贞女烈妇说、贞洁牌坊、贞洁裤……正如鲁迅所说:“中国太古的情形,现在一无从祥考。但看周末虽有殉葬,并非专用女人,嫁否也任便,并无什么裁制,由汉至唐也并没有鼓吹节烈。直到宋朝,那一班‘业儒’才说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话,……到了清朝,儒者真是愈加厉害。看见唐人文章里有公主改嫁的话,也不免勃然大怒道;‘这是什么事?你竟不为尊者讳,这还了得!’”种种限制女性的文化创造愈来愈多,愈来愈精细。前不久,在云南出现的“女体盛”真是把女性文化发展到极至了。

文化,是宇宙间的“精灵”——人的伟大创造,但一不小心,这伟大就可能变为极度渺小,极度肮脏,极度危险。

这,也许就是《哥本哈根》带给人类的最宝贵的启示,虽然它的警示作用可能是十分微弱的。

聪明的人类啊,您将走向何方?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