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知识分子有两种人 【转载老剑客的文章】  

2014-05-30 18:34:20|  分类: 30、改革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位网友说:“这一百年间,谁最爱这个国家?谁最关心这个国家?谁最能替老百姓说话?谁比较最能不计自己一时的利害得失而为国家的命运着想?我想了想,还是知识分子。”

  我觉得作者只说对了一半。关心国家命运,不计较个人得失,只是一部分知识分子,很可能还是少数人。我早就说过,所谓中国知识分子,其实有两种人,一种是“谋道”的,另一种是“谋食”的;或者说,有人是为“道”而生存,有人是为“食”而生存。

  为“道”而生存者,是因为他们有文化,爱思考,总想把世界上的道理想个清楚,弄个明白,因而他们对世界的态度基本是批判的。他们创立学说、理论,是为了抒发自己的理想,告诉社会,美好的社会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批判现实,是想揭露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希望现实能够不断地向着理想的方向进步;为“食而生存者,也是因为他们有文化,见多识广。他们认为,既然生存是人的的首要条件,是根本,那么如何在社会的生存竞争中,占得先机,取得优势,这才是人生的目标和追求。所以凡与争夺利益有关的事情,一定要不择手段,机关算尽。什么公平正义、道德廉耻,国家民族,都可以谈谈,或者当个招牌,但不可以当真地去做。

  谋道的知识分子,因为对社会总是持一种批评态度,因而是最不受现实社会欢迎的人。不容于社会,实际上是不容于权贵,因而他们的命运一般都很悲惨,穷困潦倒,衣食无继是常事,甚至于有时候要为“护道”而遭受牢狱之灾和献出身家性命。一般而言,他们都是在死去以后,世界才会想起他们,怀念他们,为他们树碑立传;谋食的知识分子,因为他们比升斗小民多了一样东西——文化,即智慧,所以普通民众与他们在生存竞争方面就只能甘拜下风了。俗话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指的就是这样一些人。他们精通生存之术:依附权贵,以溜须拍马为能事。这类人基本没有信仰和操守,以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为目标,所以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巧舌如簧,为各类丑恶辩护,以求得从权贵手里分得一杯残羹。当然即使是“残羹剩饭”对大众而言,也是高官得坐,骏马得骑。出则鸣锣开道,路人侧目;入则精舍华屋,妻妾成群。天下财富,世上珍玩,不请自来。——此真所谓人生潇洒走一回也。然而这类人也有现世现报,不得善终者。得善终者,大多也是恶名远扬,遗臭万年,子孙后代鲜有以其为荣者。

  两种知识分子构成了我们这个大千世界的精英人群,缺一不可。如果没有“谋道”的,那么这个世界将失去前进的目标和动力。没有人为社会指引方向了,没有人为社会流血献身去推动其前进了,这个社会也就没有了希望;如果没有了“谋食”的,这个社会也将不复存在。社会就是世俗的社会。世俗的社会就是谋食的社会,即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大家都在“谋食”,只不过知识分子的谋食之道比一般人高明、精致,道行深而已。所以谋道者,乃社会希望之所在,谋食者,乃社会现实之所在。

  谋道与谋食是知识分子的两个极端和标志,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处于这两者的中间。有倾向于谋道者,有倾向于谋食者。倾向于谋道者多时,社会就“正气”多一些;倾向于谋食者多时,社会就“邪气”盛一些。社会的正与邪,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知识分子的人生选择。

  人是变化的。谋道与谋食对一个人而言,并不是固定不变的,会随着时间地点、身份地位的变化而改变。像中国人总认为好人一切都好,永远都是好人,坏人一切都坏,永远都是坏人的那种看法是不对的。俄国的高尔基当他在写《海燕》、《在人间》、《母亲》等文学作品时是谋道者,当他成为苏联的无产阶级大文豪后,面对“古拉格”政治犯流放地的苦难,竟然视而不见,还刻意隐瞒和说谎,就成了一位实实在在的谋食者。中国的郭沫若,当他高歌《屈原》、《凤凰涅槃》时,是谋道者,当他身居高位,荣誉头衔纷至沓来以后,就完全丧失了自我。其流传于世的那些所谓的应景诗作,表现出的对独裁权力者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其肉麻程度超乎常人忍受之界限,此时他已经变成了一位纯粹的谋食者。历史和现实中这样的人并不罕见(在中国的文革中就涌现了一大批,较出名者有康生、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戚本禹等),所以知识分子以什么样的面目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都是一种社会现象,不值得大惊小怪。值得探索的是,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人有这样的变化?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以上所论,仅限于专制条件下的知识分子的划分。也就是说,谋道与谋食之说,是专制社会特有的现象,在完全的民主社会,这样的界限是没有的。当私权转化为公权,权力不再为一家或一个集团所控制和为私人谋利益时,谋食者,自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社会条件。设想一个人要是以歌颂美国总统英明伟大为己任,他能够从中获得什么呢?除去社会的嘲笑和被视为没有人格外,恐怕什么也得不到。在那样的社会自由表达思想已经成为人生日常需要,像人的其他生理需要一样。人们致力于思想理论创造,监督总统的失误和不足,就会成为一项光荣、受人尊敬的社会职业,是一份不错的谋食之道。这是一个把谋道与谋食可以完全统一起来的社会。所以类似于中国古代谋道与谋食、忠奸斗争的故事也就永远地绝迹了。

  可惜,这样明白的现实许多人竟然还不明白。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明眼人应当能看出,这里面的奥秘依然是谋道与谋食在作怪。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