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人还是憨厚、糊涂一些好 【原创】  

2014-11-21 13:59:31|  分类: 16、飘逝枯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还是憨厚、糊涂一些好 

(原创)   

  

      自己一天天老了,眼看着与我走过一段共同人生道路的老一代、同一代,甚至晚一代的熟人、朋友、老师、同学、同事甚至我的学生,有的早早就离开人世到另一个世界去了,不免经常怀念他们,回想起与他们在一起的酸甜苦辣日子。在思念中,我偶然发现了一个规律:走的早的人,90%是一些聪明能干、精于算计、争强好胜的人;而走得晚的人,90%是一些貌似糊涂、含含糊糊、甘为人后的人。关于这一点,我没什么医学依据,但事实的确就是这样。
    试举几例说明。
    老一代如:第一位是我的长辈,我老爸的同事。这位干部1930年出生,解放战争时期参加工作,为人精明强干,工作能力强。五十年代中期,他20多岁的时候,就已经担任地区领导机关的科长。文革初期,他看准时势,起来带头造“旧地委”的反。因为他有眼光,精于算计,站对了队,两年之内,就由科长坐直升飞机升为地区革委主任(正厅局级)。但人算不如天算,他不可能料到炙手可热的“四人帮”会垮台。于是,他成了“三种人”。好歹还算没什么直接罪恶,仅仅被贬为坐冷板凳的副厅局级闲职。但他适应不了人走茶凉,权势顿失的冷板凳生活,从此郁郁不乐。不几年,在52岁那年,他患了癌症,去世了。第二位也是我的一位长辈,1960年代初期,当他30岁出头时,就担任了团市委书记。当时正值胡耀邦担任团中央书记的团中央召开代表大会,他被大家誉为“年轻有为的胡耀邦式的接班人”。他自己也踌躇满志,以接班人自居,一心以为自己前程锦绣,一片光明。但他也不可能料到,文化大革命突然爆发,运动甫兴,他就被打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挨批挨斗不说,还被一搂到底,贬为牛鬼蛇神,关进牛棚劳改。他情绪一落千丈,在牛棚里顶不住精神压力,不久就病逝了。
    同一代如:第一位是我的同学。文革期间因一个偶然机会,他参与了造反夺权总指挥部的工作。夺权后,近水楼台,年仅19岁的他担任了领导全地区300多万人的革委会的副主任,真可谓一人之下,几百万人之上!他春风得意轿车疾,威风凛凛,左拥右抱,仿佛天下从此就是他的了。但很快,在文革武斗中有错误的人受到追究,他的一些错误受到举报,他仅仅风光了一年多就被贬为一个副科级小官。从此,情绪一落千丈,一蹶不振,酗酒抽烟,结果爆发脑溢血,年仅30岁出头就摔倒在地,突然死了。第二位也是我的同学——一位我非常佩服和尊敬的同学。该同学出身贫寒之家,从小就是个乖孩子,学习用功,且非常聪明。因而它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从来都是第一名,是全校闻名的好学生。他不仅数理化很好,就是语文外语也很好,钢笔字、毛笔字都写的很好,简直可以达到书法家的水平。而且,在道德品质各方面,他都很出色,待人诚恳,谈吐文明礼貌。因而,他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担任班长或班团支部书记。虽然因为文革爆发停止招生,致使他没考成大学,但就这也没挡住他的成功。参加工作后,他先是到企业当汽车修理工,但他业余经常给市里的报刊写文章,写得又好又快。被报社看中,调到了报社。在报社期间,因为稿子写的好,被市委领导发现,又上调到了市委办公厅。在办公厅,由于才干突出,各方面表现都好,不几年升到了市委办公厅主任。但就是这个时候,他出了问题——有权有车有钱了,就开始有人在他周围招摇,特别是开始有女人向他献媚。不多长时间,搞得满城风雨,他的糟糠之妻愤而去市委大院闹、骂,结果把他的好名声活活糟蹋掉了。领导觉得影响不好,将他下放到某局任局长。谁知,局长更有钱,他干脆开始养二奶了。在局长任上,他觉得许多不如他的人都升成市委领导了,他的文才、干才远在他们之上,却仅仅当个县处级干部,心里一直闷闷不乐。不几年,得了胃癌。我去医院看望他时,他已经瘦得脱了形,眼看活不上几天了,但还是一直对我反复讲,自己本来应该当更大的官,上级对他不公平。我心里暗想:“一个多么优秀的才子,就这样活活让官迷思想害死了。至死还不觉悟......可惜。”十几天后,他就带着这种糊里糊涂的想法彻底离“官”而去了。第三个同学倒不是因为造反当司令又失势,也不是因为没有当大官,而是因为从小学到大学一贯学习优秀,很得老师宠爱。但人的智力是有限的,而且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处处都高出别人一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仅仅因为他在讲课、科研等方面落到了别人后面一点,他就感到难以接收。闷闷不乐。天长日久,气血不调,得了肺癌,也仅仅40几岁就去世了。
    晚一代如我的一位学生。该生一贯刻苦努力,学习成绩优秀,毕业后任某中学教师。他讲课好,还能写一手好文章,是一位十分优秀的教师。但人生不如意十八九,你优秀,并不一定就会得到领导、同事、甚至学生的认可;或不一定会得到相应的回报。他感到十分委屈,就坚决要求调到政府机关任了科员。而官场需要的是媚上拉下,有眼色,会跑腿,他一个书呆子,一向甚是傲气,哪里能适应?他觉得在官场也不能施展自己的才华,于是就愤然辞职下海,自己创办了一所私立中学。他的确很有才干,私立中学起初办得有声有色,当地学生家长趋之若鹜,纷纷送自己的孩子来他办的中学读书。他出了名,也有了钱。但孰料,与他合伙办学的人竟将学校的办学款项全部卷走逃跑了,一时也破不了案,导致学校破产。这一来,他公职没了,私人的事业也垮了。垂头丧气、悲观失望了两年多, 得了胃癌,在38岁那年去世了。
    与上述例证相反,我还有一些长辈、同辈,他们不那么聪明伶俐,不那么争强好胜,工作能力仿佛也不强,在众人的心目中显得有些窝窝囊囊、糊里糊涂的,但他们却往往地位稳定,长寿得很。
    一位是我的长辈:这位长辈生于1921年,1936年参加工作,在资历上属于老红军。他老人家解放初期就担任我们这个城市的副书记,到1966年文革爆发前,还是市委副书记,市委书记比他的资历都要晚好几年。但他总是乐呵呵地,总是服从命令听指挥,对谁都是满面堆笑;别人给他汇报什么工作,他总是点头连声说:“好好好”——其实根本就没进脑子。不仅上级可以随便批评他,就是下级也经常拿他开玩笑。文革初期,他以市委副书记的身份到我们中学蹲点,我们班有的同学经常摸着他的脑袋和他开玩笑,就那他也是乐呵呵的。因此,文革夺权时,大家都认为他没有任何权力,是个“憨厚、糊涂”的老好人,就没怎么批斗他。文革结束后,没有被批斗死的原市委领导站出来都晋升为省领导了,他还是市委副书记。但再后来,别的与他同期担任市委领导的省市级官员都先后去世了,就他一个人至今还活着,今年已经94岁了,自己还做饭,甚至蒸馒头呢。还有一位就是我老爸。我老爸生于1925年,今年也算是90岁了。他1945年参加工作,文革前已经是县委领导,文革期间经过批斗又站出来后,还是县委副职,到退休时仍然是县委副职。但70年来,他不论干什么工作,都是尽心尽力,从来不考虑自己的工资收入、职位高低、荣誉地位;平时对上级、同级、下级都持一种相同的平等和蔼态度,大家都说他是个典型的“老好人”。领导认为他虽然人很好,但就是“憨厚糊涂”了点,难以委以重任。与他同时出来参加革命的同事,甚至下级,有的已经是省市领导了,就他一人还一直在原位不动。有人为他惋惜,他笑呵呵地说:“革命分工不同,干什么都是为人民服务嘛。”要是别人这样说,听者都会非常反感,认为是在虚伪地说大话空话;他这样说,大家就都认为他说的是心里话,因为他真的做到了。
   上述事例,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今日想来:人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无疑是生命。生命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而且一般来说也就不过仅仅有七八十年,两万多天而已。无论当了多大官,无论多么颐指气使,无论家财堆成金山银山,一朝辞世,就一切都化为无有了。
   为什么聪明能干、争强好胜的人往往不得长寿呢?想来有几个原因:
   世界太大了,人和人之间的竞争太激烈了,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你有能力,你聪明能干,你勤奋努力,并不见得就会成功。因为成事的原因非常复杂,和时代、社会、遗传、家庭基础、机遇等等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人恰好生存在战争年代,就可能颠沛流离乃至命丧战火,有的人再聪明也难以避免;恰好生存在文革时代,纵然你聪明盖世,也无法去考取大学;恰好出生在一个赤贫之家,又适逢大学高收费的现在,纵然你考得分数再高,也无法读完上大学;你纵然再寒窗苦读,恰好自己的天分遗传本来就不适宜学数学或外语,那就会再努力也考不上高分;别人出生在一个权势显赫的高干家庭,你出生在一个平民小家小户,起跑线差了十万八千里,你怎么可能在起跑之初就赶上他?......北宋贫寒状元、宰相吕蒙正有一则流传了1000多年的《寒窑赋》。 如今读来,朗朗上口。他说的对不对呢?似有“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嫌疑。但起码也说出了一些事实——事尽可以谋,但成不成的确有“天”的因素: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鸡两翼,飞不过鸦。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盖闻:人生在世,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文章盖世,孔子厄于陈邦;武略超群,太公钓于渭水。颜渊命短,殊非凶恶之徒;盗跖年长,岂是善良之辈。尧帝明圣,却生不肖之儿;瞽叟愚顽,反生大孝之子。张良原是布衣,萧何称谓县吏。晏子身无五尺,封作齐国宰相;孔明卧居草庐,能作蜀汉军师。楚霸虽雄,败于乌江自刎;汉王虽弱,竟有万里江山。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冯唐有乘龙之才,一生不遇。韩信未遇之时,无一日三餐,及至遇行,腰悬三尺玉印,一旦时衰,死于阴人之手。”

西哲尼采也说过一段话: 我们可以把社会人群比喻为一堆火,明智的人在取暖的时候懂得与火保持一段距离,而不会像傻瓜那样太过靠近火堆;后者在灼伤自己以后,就一头扎进寒冷的孤独之中,大声地抱怨那灼人的火苗(叔本华《要么庸俗,要么孤独》)。”看来,我们只要衡量一下自己的生存环境,适当烤烤火就行了,没必要非要靠近大火堆不可。

    做人做事不可能处处事事都争先,我们只要尽力去做就足够了。仔细想想,宇宙无穷大,地球上有70亿人,古事、今事、未来事,各种矛盾错综复杂,理也理不清,人在其中才算个什么,人才有多大力量?对许多事只能抱一种“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态度。有人说,“能力、学历、资历,加在一起都不如五个字——“懂如何做人”。你有能力又怎样?周围人看你不爽,照样一人一脚踩死你。所以,得把自己从顽石炼成鹅卵石,骨气志气还在,但炼走了骄气戾气”。这话很有道理。做事,应该做到那里算那里,绝不去和别人攀比。别人有别人的时代背景,别人有别人的家庭基础和先天遗传等条件,你有自己的时代背景、家庭基础和先天遗传等条件。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你争强好胜,勤奋努力,但事实上根本不可能时时、处处、事事都是强者,都占先。如果不懂这一点,就会郁郁不乐。天长日久,积郁成疾,必然会影响寿命。
    而那些做人做事憨厚、糊涂的人,日子总是在一种悠悠的清清淡淡、平平凡凡、细水长流中度过。在从从容容的日子中,善解人意,宽厚豁达,既懂得珍重别人,也知道谅解别人,能将世态炎凉,人情百态,看淡看轻,乐不过分,怒也无妨。他们的生命虽没有英名彪炳史册,为后人仰慕,却也可以见出生存的珍贵和快乐。没有争强好胜、志在必得的压力,心情常年累月处于一种恬淡的平静之中,气血和谐,五脏六腑正常运行,长寿就不奇怪了。
    有一段不知何人写的活说得好

“活得糊涂的人,容易幸福;活得太清醒的人,容易烦恼。因为清醒的人看得太真切细致。凡事太过较真,烦恼无处不在;而糊涂的人,不知如何计较,虽然简单粗糙,却因此拾得人生的大境界。很多事,不是自己想,就能做到的;很多东西,不是自己要,就能得到的。一颗心的淡定能影响许多事的结果,一颗心的从容能彰显一个人的深度。让我们将心放宽,以一颗平常心应对世间所有的无常——累了就睡觉,醒了就微笑,无须虚伪,无须奉承,无须圆滑,不为尘俗所迷,不为物欲所困,宽松做事,踏实做人。人生无完美,曲折亦风景。别把失去看得过重,放弃是另一种拥有,就等于是桃花源中人”

    所以,古人说的“难得糊涂”绝非发牢骚之语,实乃至理名言,人确实是憨厚、糊涂些好。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