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迪的博客

杂谈、回忆录

 
 
 

日志

 
 

我见过的最穷的人 【原创】  

2013-01-23 19:27:14|  分类: 3、《山地耕耘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见过的最穷的人

 

今天课间,在教师休息室里,几位青年教师问我:“老师,你说离北京那么近,竟会有那么穷的地方?”(他们指的是习总前几天去考察的那个京郊的村子)我顺口答道:“还有比那更近、更穷的地方呢?你们不知道,其实,离咱们学校5里的地方就有比那还穷的人。”说完,上课铃响了,大家就都上课去了。

课后回家,我又想起这个问题来:在当今中国,到底什么人最穷呢?这是一个健全社会中的知识分子应该知道的问题,但可惜的是刚才的几个已经博士毕业,还是大学老师的知识分子都不知道。

我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我起码见过六种最穷的人:

一、中西部省份偏远山区的农民

2003年,我去西北一带旅游。我所坐的大巴,最多才驶出兰州二三十里,我下车如厕,路边恰好是个小村庄。那房子纯粹是用土堆积起来的,张望了几眼他们的院子和房里,一望可知,空空如也,几乎啥也没有。在墙根下,有十来个农民袖着手在晒太阳。

如果说,这是历来就极为贫困的甘肃,那就再举一个中部富庶省份。1998年,我曾去离武汉四五百里的咸宁地区的一个风景区开会。在去景区的山路两旁住的有当地老百姓。他们住的房子令我这个来自贫穷的太行山里的人都大吃一惊:这哪里能算房子啊?只能说是“鸟笼”——在半山坡上,用木棍和柴草搭建起个大木头笼子,八面透风,一推即倒。再瞅瞅“笼子”里,一件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偶尔走出个居民来,穿的破烂不堪不说,满脸菜色,骨瘦如柴。还能说他们不穷?无疑这是穷人。

二、仅仅会种地的农民

8年前,我去我所居住的城市(山西东南部一座还算富裕点的城市)的郊区登山。那座山号称国家级森林公园,山上长满了几十年来市民栽种的松树。那山离繁华的城市中心也不过10华里。我沿政府修的柏油路由山脚攀爬了5华里左右到了山顶。下山时,我想,走柏油路不能算是登山,还是走小路吧。于是,就顺着山坡上一条隐没在杂草中的小路走了下去。没想到,仅仅沿小路下了1000多米,在半山腰竟住着五六户人家。严格说,这不能叫人家——没有院墙,没有街门,只是在山坡上挖了几个土洞,土洞里就住着人家,窑洞门口有鸡窝、狗窝、猪圈、羊圈等。再进屋看看,什么也没有,只有个暖水瓶可以说是现代社会用品。居民烧火做饭就用半山上捡的柴草。站在他们的“院子”里,就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四五里开外的现代化程度已较高、高楼林立的城市。问他们为什么还住在这样的地方?住户答,自家的承包地就在附近,又没别的本事,就会种地,离开这几亩地,没法儿活。说的也是。但在一亩地仅仅可以收入一二百元的现在,他们怎么能不穷呢?


我见过的最穷的人                【原创】 - 鲁迪 - 鲁迪的博客

 当时拍的照片之一——人住的窑洞

我见过的最穷的人                【原创】 - 鲁迪 - 鲁迪的博客
 当时拍的照片之二——厨房

我见过的最穷的人                【原创】 - 鲁迪 - 鲁迪的博客
 当时拍的照片之三——灶台

我见过的最穷的人                【原创】 - 鲁迪 - 鲁迪的博客
 当时拍的照片之四——厨房兼卧室,卷起被子就是案板

三、农村孤寡老人

今年春天,我回了故乡一趟。我的家乡县是山西省东南部一个产煤大县:每年的GDP高达几十个亿;亿万元户、千万元户极多;县城街上不时可见奔驰、宝马、卡迪拉克等豪华轿车疾驰而过;城郊的小洋楼鳞次栉比;县城是全国第一批文明县城(其实是不是“文明”还是个问号,因为上面来考察的大员们是来考察马路是不是修得宽,楼房是不是盖得高,大街是不是扫得干净而已,这就能叫“文明”吗?)……我的家乡村也是个富裕村,村周边有七八座煤矿,凡是家里有劳力的,都可以到煤矿去上班。哪个去上班的农民一个月也能赚几千元。所以,我们村的人家只要有劳力,就不穷。因而,我们村几乎家家都盖了新房,有汽车的家庭占80%左右。他们的生活水平比城市里工人的生活水平还要高,比一般没有灰色收入的政府官员的生活水平也要高,有几户的收入要远远超过我这个双教授家庭的收入。

但我在这次回乡期间,却看到一个貌似80岁的老汉,衣衫褴楼,面黄肌瘦。我问我的亲戚这是谁?亲戚告我姓名后,我大吃一惊!我认识这老汉,他仅仅比我大3岁,今年才66岁!他年轻时,我家乡这一带很穷,又是山区,所以他虽然是个壮小伙子,力气很大,工分挣得多,但那时一个工分才5分钱,他仅仅会种地,挣不上几个钱,所以空有一身力气,却没有谁家愿意把闺女嫁给他。后来,他慢慢老了,就成了个鳏夫。六十多岁了,不识几个字,也不会干别的,无儿无女,一个老人种着二亩玉米,刚刚够自己一个人吃,哪能不穷?

还有一个老婆婆,83岁了,一辈子没生育过,六十多岁时丈夫去世了,丢下她一个孤老婆子,现在仅仅凭着县里每月发给的她的60元补助活着。现在的60元?能干啥?

所以,看来,尽管有些农村的农民普遍比较富裕,但也有一些情况特殊的农民很穷很穷。在当前我们这个保障体系不健全的社会,农村这样的老人总数还是不少的。


我见过的最穷的人                【原创】 - 鲁迪 - 鲁迪的博客
 老汉住的院子


我见过的最穷的人                【原创】 - 鲁迪 - 鲁迪的博客
 老汉的做饭灶台


我见过的最穷的人                【原创】 - 鲁迪 - 鲁迪的博客
老汉用的炊具


四、漂流在大城市的流浪农民

7年前,我在北京大学做访问学者,临时居住在北京大学的教师家属宿舍中关园。中关园位于什么地方呢?就在中国最著名的“硅谷”——中关村的核心地带。中关园的对面是北京大学东门,一进北大东门就是著名的专门研究中国经济的北大光华学院;中关园的东面是中国科学院;南面是中关村的核心地带,一座座摩天大楼内的最著名公司、巨商大贾比比皆是;北面是清华大学。可见,此地可以说是中国最富裕、最有钱的地方了。但就在我所居住的中关园内,有一片拆掉旧房子后留下的临时荒地,荒地上有几间用拆下来的烂木板搭建的窝棚,里面就住着一些不知从什么地方流浪到北京来的流民。那窝棚和鸡窝、狗窝(指农村的狗窝,比城市里的狗窝就差远了)一样。那些住在里面的大人、小孩和原始人差不多,脏到不可言说的地步,可以说,他们就是住在垃圾堆里。我几乎每天出门都要路过这几间窝棚,每每看到这一幕,都觉得很震惊,在中国的首都,在中国的最高学府,竟住着最穷最穷的中国人!?可以说,这些人的境遇比我见过的任何中国人都穷,他们是我见过的最穷的中国人。

还有两种人随时可能坠落为最穷的人:

五、以前靠吃当地资源,现在资源枯竭了的农民

有的地方过去依靠出卖地下资源过活,很是富足。譬如,我所在的地区,有个村子几十年来一直是这个地区远近闻名的最富裕村子。该村不仅靠近一家国有大型煤矿,而且自家村子也有几十家私营小煤矿,所以该村几乎家家都富得流油。早在1980年代,该村村民就住上了“洋楼”,做饭用上了煤气(要知道当时还有许多城市军民还没有住楼房、用煤气呢)。但到了2000年后,那家国有大煤矿因为地下的煤采光了,关停了;村里的小煤矿也因为几十年私挖乱采,把煤挖完了。原有的耕地早就被大小煤矿占用完了,完全失去了财富的来源,怎么活?于是,村民们只好出门打工。但没有能力出门打工的家庭怎么活呢?只有穷困一条路可走——甚至比没有富以前还难活——没有挖煤以前好歹还有地种,现在连地也没了,只有出门流浪打工,混一天算一天了。

六、土地被高速路或者城市化占用了的失地农民

笔者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失地农民,如现在城市里修自行车的、钉鞋的、卖水果的、疏通下水道的、装潢的、修电器的、擦玻璃和油烟机的……在干活之间,经与他们攀谈,我知道了他们中的百分之八十都是失地农民。

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是一位已经七十多岁的钉鞋老头。我在等待钉鞋时问他,为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钉鞋呢。他说:没办法,家里的房子、耕地因为城市要盖楼、修路,被占了。虽然有补偿,但早花完了。当时觉得一下子得了几万元,不少;后来物价一涨,几万元一点不经花。总得活下去啊,所以一家七口人就都流落到这座城市里来了,靠到建筑工地当小工谋生。老人说:“孩子们很辛苦,我也不能坐吃啊?就出来钉个鞋补贴家用”。我问他们住在哪里,老人答:“租房住,一个月光房祖就得五六百元,我赚的钉鞋钱连房租也不够。”

另一个是一个卖烤饼的。我买烤饼时听出卖烤饼的人是湖北口音,感到很奇怪。一问,果然,他来自长江沿岸的鱼米之乡荆州所属的潜江市。湖北荆州一带是著名的鱼米之乡,自古就十分富庶,他怎么会来“全国十大贫困山区之一的太行山区”谋生呢?一问,也一样——家里没地了,全家六口人,只有一亩责任田,不出门打工没法儿活。


我见过的最穷的人                【原创】 - 鲁迪 - 鲁迪的博客
 修路农民工的午饭 

咱们一般人无法知道全国和各地的人口、土地、亩产、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国民生产值等数字(据说其中有的是“国家机密”),只能依据自己亲眼所见和亲身体会做一些不准确的判断。上述现象(照片是我亲手所拍)都是我亲眼所见,不管多少,这些中国公民肯定是穷人。至于这样的穷人一共有多少?那就没办法了,但大致推断,总数不会是个小数字。

前一段,我在网上看到据说的中央领导的导师、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的“三个世界”说:以北京为中心,往外走五十公里,就能看到三个世界。第一世界指复兴门一带的金融街、长安街的办公楼,这里看上去已经达到了现代国家的水准。中关村变成第二世界了,既有高科技公司,但也有大量打工的,街道比较乱,人很杂。再往西走十几公里,石景山区看到工人住宅区和90年代没多大差别;如果再往外走到了房山,农村就非常贫困了。

因而,我历来认为,在中国,那些所谓“经济学家”基本是没有用处的。因为,所谓学问是研究规律性的东西的,也就是说,所谓经济学,起码是必须研究有一定规律的经济;经济学研究的对象必须是:或在民主法制的基础上按经济规律运行的经济;或是按照过去的所谓的“计划经济”来运作的经济。而我们的经济,其实两样都不是,而是一种“拍脑袋”经济——经济如何运行,要看当地一把手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也可能某官员突发奇想要建一座世界第一高楼,也可能某官员的二奶要他为自己建一座宾馆,这种某一个人纯粹脑子里突发奇想的念头,是没有规律的,再高明的经济学家如吴敬琏、郎咸平等也束手无策。所以,我对我的上着中文系却很看不起中文专业的学生说:“你们不要悲观,认为自己学了丝毫无用的文学,其实学文学是不错的,文学起码还是一门学问,起码它会永远存在下去,是一门虽然没有大用,但人们绝对离不开的学科,起码比学基本没一点用处的经济学有用多了!”

笔者还有一个看法:人类说到底是动物,人类社会说到底是个动物世界,所以:一、自私自利是人的本性,如果一个人生来单纯想着如何为别人服务,恐怕他根本就活不下去;事实上,人类产生几万年来,还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单纯为别人服务的人呢(谁能找出一个来?佩服)!二、每个人的父母的社会地位、祖先给他留下的遗产、自身的力量、聪慧程度、脸皮厚度、做事的坚韧性和灵活性都有大有小,千差万别,如果纯粹放开任由人们竞争,必然会形成贫富悬殊!更何况我们的市场经济基本没有什么竞赛规则,人们的起跑线和跑的线路还有很大差别?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虽然国人的生活水平都有很大提高,但大多数人还是怨气冲天的根本原因。所以,作为政府来说,就必须设法管理、调节社会的竞赛和分配,要管住那些狮子老虎,“把们圈在笼子里”,让他们不能任意啮噬麋鹿、兔子等弱小动物。不然,麋鹿、兔子等弱小动物就只有让狮子、老虎活活吃掉一条悲惨的末路可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56)| 评论(4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